分論壇更多>>

新聞更多>>

2017清華設計學術周報名正式開啟

“2017清華設計學術周”亮點 貝氏建筑事務所近年首次國內演講 貝氏建筑事務所創始合伙人貝禮中先生將于本屆設計周期間來華演講。此次演講作為貝氏首次在清華的演講,正值貝聿銘先生誕辰100周年之際,意義非凡。 貝聿銘1917年4月26日生于廣州,祖輩蘇州望族,曾在家族擁有的蘇州園林獅子林度過童年。1927年他隨父親到上海讀中學,當時上海的西方建筑風格對他產生了觸動。1935年貝聿銘前往美國,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建筑系,但因自己繪圖技巧的欠缺,對該校以圖畫講解古典建筑理論的教學方式感到不適,便轉學到麻省理工學院攻讀建筑工程專業。貝聿銘先后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師承瓦爾特·格羅皮烏斯(Walter Gropius)、馬歇爾·布勞耶(Marcel Breuer)等現代主義鼻祖。1955年,貝聿銘創立“貝聿銘聯合事務所”,開始了其漫長的建筑執業生涯。他主持設計并建造的項目涵蓋了政府大樓、大使館、博物館、音樂廳、辦公樓、酒店、銀行、醫院、住宅、教堂及城市更新等,其中涌現出諸多現代建筑史上的杰作。 貝聿銘不常解釋自己的思維過程和方法論,更鮮少將自己的觀念訴諸筆端,但他對于現代建筑的貢獻是毋庸置疑的。此次貝禮中先生作為其家庭成員,同時又是貝聿銘曾經長達30余年的事務所合作伙伴,將向聽眾傳遞一個關于貝氏家族跨越時間與空間的歷史敘說。 代表作品: 美國大氣研究中心,美國科羅拉多州博爾德,1961-1967 美國國家美術館東館,美國華盛頓,1968-1978 約翰·肯尼迪圖書館,美國波士頓,1976-1979 香山飯店,中國北京,1979–1982 莫頓·梅爾森交響樂中心,美國得克薩斯州達拉斯,1981-1989 中銀大廈,中國香港,1982-1989 盧浮宮項目,法國巴黎,1983-1993 搖滾名人堂博物館,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1987–1995 美秀美術館,日本滋賀縣信樂町,神田美苑,1991–1997 中國銀行總部大樓,中國北京,1994–2001 奧爾亭,英國威爾特郡,1999–2003 盧森堡大公現代藝術博物館,1995-2006 蘇州博物館,中國蘇州,2000–2006 伊斯蘭藝術博物館,卡塔爾多哈,2000-2008 莊惟敏新書《后評估在中國》發布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教授,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總建筑師莊惟敏主筆的《后評估在中國》的新書發布會將于設計周期間舉行。該書作為國內第一部使用后評估領域的專著,全面呈現了使用后評估工作的理論體系、研究方法、技術路線和具體實踐。 2017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作品集發布 匯集近年來豐碩設計成果的2017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作品集將于設計周期間發布,其中收錄的作品尤其以2017年度教育部優秀工程勘察設計獎中獲得的25個項目、不同等級的獎項為突出。 挪威大使館合辦中挪建筑論壇 2017中挪建筑論壇將由清華大學《住區》雜志與挪威大使館共同主辦。本屆論壇主題為“智慧設計與幸福社會”——將共同思考與探討建筑師的設計智慧和作品如何增添社會福祉,為大眾生活帶來幸福感。 官方網站改版亮相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官方網站在2017清華設計學術周來臨之際進行全新的改版,內容也一并更新和梳理。 論壇議程 首日主旨論壇 時間:2017年11月16日 地點:清華大學大禮堂 主持人:劉玉龍(上午)、莊惟敏(下午) 會議議程: 09:00-09:30  簽到入場 09:30-10:00  領導致辭/開幕式 10:00-10:30  吳耀東 |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  響堂實踐/Xiangtang Practice 10:30-11:00  李興鋼 |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副總建筑師     勝景幾何/Poetic Scenery and Integrated Geometry 11:00-11:30  邵韋平 | 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執行總建筑師 鳳凰中心——設計智慧與數字科技的結晶之作/Phoenix Center - the gathering of design philosophy and digital technology 11:30-12:00  陸軼辰 | 紐約Link-Arc事務所創始人及主持建筑師    無平面、無場域、無邊界/Planless, Siteless, Borderless 13:30-14:00  劉玉龍 |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副總建筑師   從治療機器到詩意棲居/From Therapic Machine to Poetic Dwelling 14:00-14:30  張杰 |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清控人居遺產研究院院長    陶溪川:一個工業社區的復興/ Taoxichuan: the renaissance of an old industrial community 14:30-15:15  周茵櫻 | SOM副總監,Justin Chen | SOM理事   設計讓城市更美好/Designing a Better City 15:15-16:00  貝禮中(Li Chung Pei)| Pei Partnership Architects合伙人 精工有跡 大匠無形/Good Design Is Obvious, Great Design Is Invisible 16:00-17:00  圓桌討論 建筑專業分論壇 2017中挪建筑論壇:智慧設計與幸福社會 時間:2017年11月17日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建成環境前策劃與后評估分論壇 時間: 2017年11月17日(周五)下午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舜德廳 教育建筑可持續設計學術研討會 “中國建筑學會建筑師分會教育建筑專委會2017年度學術年會” 時間:2017年11月17日-19日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當代會展建筑創作跨界融合與創新 時間: 2017年11月20日(周一)下午 地點: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王澤生廳 給“皇帝家”干活兒——文化遺產保護青年分論壇 時間:2017年11月21日(周二)9:00-12: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城市構想與建筑實踐 時間:2017年11月21日(周二)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王澤生廳 匠眼識材——丁蜀陶瓷專場 時間:2017年11月22日(周三)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機電專業綜合論壇 高大空間機電系統設計 時間:2017年11月24日(周五)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結構專業論壇 裝配式建筑設計論壇 時間:2017年11月20日(周一)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組合結構論壇 時間:2017年11月21日(周二)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綠色報告廳 暖通專業版塊 機場航站樓室內環境與能耗狀況及節能研究 時間:2017年11月20日(周一)9:00-12: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舜德廳 電氣專業論壇 智慧電氣系統與雷電防護 時間:2017年11月20日(周一)14:00-17:00 地點: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舜德廳 展覽信息: 主題 2017年度教育部優秀工程勘察設計獎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獲獎作品精選展 展期 2017年11月16日-2017年12月16日 展覽地點 清華大學大禮堂(11月16日) 清華大學設計中心樓(11月17日-12月16日) 報名方式 長按識別二維碼立即報名!

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新聞通稿終版

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建筑之本原 ? 哲匠之精神”在京開幕 建筑場所是人類行為的容器;作為人類主動營造的對象,它又是精神的載體。因此,建筑既包含文化的象征性,又有其自身內在的建構邏輯。 現代主義之后,工業與技術賦予建筑無限的可能性,人們開始擔心文化意味的消失。馬爾格雷夫在給弗蘭普頓《建構文化研究》所作的序言中寫道,當代建筑師所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才能關注建筑藝術的建構性,同時又不削弱建筑再現價值的能力?如何能夠在探究建筑的本體呈現的同時不忘建筑形式表達其他意義的詩性可能?” 今天,中國社會在短短數十年間迅速從計劃經濟向消費社會邁進,而隨著生活方式的多樣化和營造物質類型手段的日益豐富,建筑的象征意義被不斷夸大,模仿取代了表現與再現,建筑的本原逐漸被消解,內在邏輯被表面形式所湮沒。顯然,馬爾格雷夫的問題在中國當下的語境中依舊具有深刻意義——我們在窮盡建筑的形式可能性的同時,如何不忘建筑的建構性?在嘗試建筑的各種象征意義的同時,如何去探究建筑的本體呈現? 在這個背景下,2016年10月12日-17日,由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和清華大學建筑學院主辦的“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以“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為主題,邀請業界精英共同探尋建筑的本原,發揚思辨與技術接合的哲匠精神,審視當代建筑師的角色和建筑學的任務。正如馬爾格雷夫所說,“在一個形式游戲和新先鋒主義日益泛濫的時候,重新將建筑作為一種具有本質意義的藝術進行審視無疑十分有益。”希望通過我們持續不斷的努力,中國建筑設計界經驗得以反思、思想得以發萌、學術得以進步。 本屆設計學術周匯聚了城市規劃、建筑、景觀、結構、給排水、暖通、電氣等各學科精英才俊,全方位呈現中國當下對建筑本原、工匠精神的思考和探究;力邀胡紹學、孟建民、孟巖、華黎、張利等中國老、中、青三代建筑師代表,以自身的設計實踐繼承并發揚中國傳統工匠精神,詮釋當代建筑師應有的角色和擔當。 本屆學術周分享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及國內其他大型設計院的權威學術與應用案例,展示國際事務所的亞太發展策略與案例,更有知名地產商分析當前市場和把脈行業動向,旨在實現對建筑產業鏈——政策引導、業主發展需求、建筑設計理念、建筑材料運用——的立體剖析。 此外,本屆學術周還集合了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德國聯邦環境、自然保護、建筑和核反應堆安全部(BMUB),德國聯邦建筑師協會(BAK),德國建筑學交流聯合會(NAX),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研究中心,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北京冬奧組委會,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東南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上海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AECOM中國,奧雅納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等學界、業界、政府眾多優質資源,為廣大業內人士奉上了一場思想交鋒、經驗交流的學術盛宴。 10月12日,在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召開的主旨論壇上,首先舉行了“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開幕式與大師紀錄片首映式。 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陳鋒主任首先向學術周的開幕表示熱烈祝賀,向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一直以來在高校建設領域為國家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陳鋒主任說道:“現在國家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階段,重要表現為整個經濟建設速度及基本建設速度慢下來,在這樣一個關鍵時期更需要我們思考建筑設計的本質性問題,所以本屆學術周的‘建筑之本原 ? 哲匠之精神’的主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學校建設對于教育的發展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學校不僅是載體、更是構成教育本身的元素。陳鋒主任表示,需要建筑設計師多從學校建設者角度參與和研究問題,而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一直在學校建設領域發揮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未來期待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能夠起到更好的作用。 中國建筑學會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建筑學報》主編周暢在致辭中表示: “實踐與學術是建筑學不可分割的兩面,而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是這種結合的一個典型代表。在這里可以將實踐界的最新經驗與學術界的前沿成果結合起來,相互驗證與輔佐,從而推動整個建筑設計行業的發展。” “今年,清華設計學術周的主題是在去年基礎上的延續與發展。新常態時期,建筑設計行業面臨的問題是如何重拾中國傳統文化的內觀態度,思考有中國特色的當代建筑的形式邏輯與精神內核。而今年的‘哲匠’代表了建筑學工作的兩個重要方面——思考與行動。” 接下來,德國駐華大使館文化參贊郝志強(Enrico Brandt)先生和德國聯邦建筑師協會(BAK)副會長拉爾夫?尼貝加爾(Ralf Niebergall)先生先后為本屆學術周致辭。 郝志強表示:“此次德國建筑交流聯合會能夠和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共同合作,在學術周的背景下,舉辦針對‘中國大都市的創新型城市與環境規劃’的研討會,非常值得期待!該研討會亦獲得了德國環境部的支持。本屆學術周上名為‘當代建筑?德國制造’的專項展覽,旨在通過40多個成功項目的展出,表明與建筑有關的更復雜的挑戰都盡在掌握之中,從而為人們繽紛多彩的生活提供所需的發展空間。”參贊先生繼續說道:“德國在城市與建筑方面的成功經驗與方式是否能夠照搬到中國尚不清楚,但中國和德國有很多共通點,希望可以借由此次中德兩國專家的深入交流與良好對話,促進兩國在創新城市和環境發展領域的研究與實踐。” 拉爾夫?尼貝加爾在致辭中表示:“對于德國建筑師而言,中國是一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地方,也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地方,可以建立很多合作和交流的機會。德國聯邦建筑師協會正是建立了一個這樣關于建筑學方面的交流平臺,雖然中德兩國的傳統、文化等方面存在差異,但是如果經常開展這種學術交流活動,那么便會找到更多的共同點,更好地為共同建設地球村做出貢獻,這正是作為建筑從業者對于本屆學術周主題‘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最好地體現。” 貝爾加爾副會長在致辭的最后表示,將繼續積極致力于中德兩國之間的建筑交流。 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執行總建筑師邵韋平在接下來的致辭中說道: “短短數10年,中國的城市建設伴隨經濟的起飛也在高速發展。在這樣快速的時代背景下,清華設計學術周以‘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為主題,讓建筑師能夠回到建筑的本真一面,拋棄形式、符號、象征,追求建筑的永恒之道,讓本土建筑界的經驗得以反思,思想得以啟迪,學術得以進步。現代技術籠罩了生活的世界,但是我們對它潛在的起源、發展過程以及文化影響下的方法仍然認識不清,經常被假設所迷惑。今天的中國建筑渴望創新和成就,但真正的創新來源于符合中國實際的現代學術框架,這是對我們曾經的設計理論和實踐分離的反思,是對建立在高質量、高超建造技藝上的自豪和榮耀的推崇。如果沒有這些,今天中國建筑建造的繁榮,對建筑師而言,不會出現與這個時代相稱的真正的復興。” 清控人居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吳晞為本屆學術周的開幕致辭。 “現代主義之后,技術的進步賦予了建筑更大的可能性,然而人們也開始擔心文化意味的消失。中國在短短幾十年中迅速從計劃經濟轉向消費社會,隨著生活方式的多樣化,營造物質類型的手段日益豐富,建筑的象征意義被擴大,同時模仿取代了設計,建筑本體被弱化,內在的構建邏輯被表面的形式所替代。2013年清華大學組建了清控人居集團,把從事環境保護、城市規劃、建筑設計、室內設計和文化創意方面的企業組成一個集團,目的就是要探討和解決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各種問題,以清華大學的科研、實踐為平臺做美好人居的締造者,在建筑形式游戲日益泛濫的今天,重新把建筑看作具有本質意義的載體,推動并促進建筑設計學科的進步和發展。” 最后一位致辭嘉賓兼本屆學術周主旨論壇上午半場的主持人,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總建筑師莊惟敏教授在發言中表示: “在中國近30年的快速發展中,隨著生活方式的多樣化和營造手段的日益豐富,建筑的象征意義不斷擴大,這種擴大給城市帶來了千奇百怪的印象。在這個過程中,模仿取代了精神再現,建筑的本原逐漸被消解,內在的邏輯被表面形式所淹沒,這的確提醒了我們在探索建筑形式可能性的同時,絕不能忽視建筑的建構性。在嘗試建筑各種象征意義的同時,還需要不斷探究建筑的本體呈現。在這個背景下,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舉辦的2016年清華設計學術周以‘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為主題,邀請業界精英共同發揚思辨與技術結合的哲匠精神,探尋建筑的本原,審視當代建筑師的角色和建筑學的基本任務,希望通過我們持續不斷的努力,在中國建筑界進行反思,使思想得以萌發,學術得以進步。”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顧問總建筑師胡紹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孟建民,德國Nickl& Partner建筑設計股份公司總裁克里斯蒂娜·尼克-薇勒(Christine Nickl-Weller),跡·建筑事務所(TAO)創始人及主持建筑師華黎,北京工藝美術大師張寶貴,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景觀系副系主任朱育帆教授,AECOM中國區建筑設計副總裁鐘兵,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張利教授,URBANUS都市實踐建筑設計事務所創建合伙人、主持建筑師孟巖,圍繞“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分別進行了演講,華黎、張寶貴、朱育帆、鐘兵、張利、孟巖,以及主旨論壇下午半場的主持人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長、副總建筑師劉玉龍圍繞議題進行了圓桌討論。 建筑學界、業界、各高校師生、媒體等與會聽眾共計900余人參加了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首日的主旨論壇。 主旨報告 領悟“巨匠”——回憶梁思成先生的幾件事 | Understanding “Giant  Master: A Few Memories about Professor LIANG Sicheng” 胡紹學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顧問總建筑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 胡紹學先生通過追憶昔日求學時的軼事,表達了其對“拙”與“匠”的理解。 拙匠這一概念是梁思成先生提出的,1963年建筑學報上梁先生發表過一篇文章《拙匠隨筆》,非常有名,梁先生自稱“拙匠”。胡先生從年輕時的求學經歷以及回憶師從梁先生的點點滴滴,慢慢領悟到從拙匠到哲匠的道理。 拙匠這里邊關鍵詞一個是拙,一個是匠。匠的意思是認真、細致、精益求精,對自己的這份工作非常發揮到極致。而拙則意味著藝術的境界,所謂的返璞歸真。作為建筑師,我們的終極追求就是這三點:第一,有藝術追求的、能探索、能創新的;第二,技術嫻熟的、特別具有工匠精神的,對材料、力學、各種結構、規劃、消防、節能全都應該懂;第三,與時俱進的,不能停留。具有這三個方面就是一個哲匠。 建筑師的轉型 | Transition of Architects 孟建民 深圳市建筑設計研究總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中國工程院院士 “每位杰出的建筑師都經歷過自身建筑語言的轉型問題。例如,勒·柯布西耶在其一生的創作中經歷過兩次轉型:第一次是從學習模仿當時的建筑風格到逐步形成自己的“白色盒子”風格,第二次是從輕盈抽象轉向質樸厚重。密斯·凡·德羅也有過兩次轉型,首先從對新藝術風格的模仿轉向對風格派的探索,然后轉向對紀念形式和勻質空間的美學追求,試圖找到更具有永恒意義的極簡主義設計風格。賴特早期深受新藝術風格的影響,之后的草原別墅受到東方文化的啟發,后來又提出美國風的風格。扎哈·哈迪德在各個時期都習慣使用一種遞進與線性空間結合的手法,這是她對至上主義“點、線、面”構圖的堅守,同時她的作品也有一種從幾何到自然、從簡單到復雜的變化趨勢。這些建筑師的創作轉型包含兩個方面,一個是“變”,一個是“不變”。變的是表象以外的形式,不變的是思想的基因和內在的本原。其中,柯布堅守的是人居理想和生命意識,密斯堅守的是勻質空間與古典精神,賴特的本原是自由有機和流動空間,而扎哈的則是至上主義和道法自然。他們的建筑創作都經歷了從“無形”到“有形”再到“轉型”的三個階段,即從對世界外部的探索轉向對自我的發現與建構,再回歸到自己思想的本原。” 治愈性建筑——文化的挑戰!| Healing Architecture — A Cultural Challenge! 克里斯蒂娜?尼克-薇勒/Christine Nickl-Weller Nickl& Partner建筑設計股份公司總裁 克里斯蒂娜?尼克-薇勒認為醫療建筑作為社會與城市的人文縮影,其建筑要求反映了整個國家的建筑背景,包羅了社會萬象的映射。醫療不能止步于設計,更需要考慮社會、人文、政治、經濟、技術等方面,才能做出真正“以人為本”的治愈性醫療建筑。她通過回顧歐洲醫療建筑設計歷史,從案例細節分析“以人為本”、綜合考量以提高治愈舒適度的設計理念,闡釋醫療建筑發展的趨勢。表示建筑師應當超越自身建筑的領域,擁有更廣闊的視野,進行跨界、跨學科的交流。 探尋設計的起點 | Searching for Origins 華黎 跡·建筑事務所(TAO)創始人及主持建筑師 在華黎對建筑設計的理解中,人上樓梯的行為之于卡洛·斯卡帕的樓梯,材料之于福建土樓,人在閱讀時對光線的需求之于路易·康的美國新罕布什爾州埃克塞特圖書館,對特定空間效果的追求之于伍重設計的西班牙海邊住宅,都可以是設計的起點。對華黎來說,建筑設計就是起始于一個歸零的狀態,即在做任何一個設計時,都不該有先入為主的預設想法,而是從一個未知的態度開始對設計的思考。 華黎通過對北京常夢關愛中心小食堂、云南騰沖高黎貢手工造紙博物館、四川德陽孝泉民族小學、福建武夷山竹筏育制場、北京通州運河森林公園林建筑、北京白塔寺地區四分院和竣工在即的云南新寨咖啡莊園等TAO近幾年完成的實踐項目的逐一分析,細述了他對建筑本原的理解和對設計起點的不懈追求,并呼吁隨著文化的演進和發展,建筑與文化形成一種密不可分的互動關系,但建筑本身不應被文化所綁架,在做建筑的時候應回歸問題的根本,回到更樸素的狀態去思考,即回到對起點的思考。 匠人的修為 | Craftsman Cultivation 張寶貴 全國雕塑企業工作委員會主任、北京工藝美術大師、北京工藝美術行業協會副會長  作為老手藝人,張寶貴言辭樸實地講述了近年來他與諸多知名建筑師在諸如國家大劇院、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西安大明宮、北京古泉會議中心、玉樹博物館、山西五龍廟等眾多重要項目中的實踐與合作,從材料的運用和打磨,每個手藝人都發揮了自己的技能和心血,在歷史長河中留下的一個又一個新的成就,引入了文化的軌跡,“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正來自這種質樸手藝匠們歲月累積的不斷探索與創新。“匠人”的精神不止存在于建筑師身上,更存在于很多平凡又默默無聞的人身上,他們的名字可能微不足道,也不會想到自己創造多少價值,但仍在第一線默默做好自己手中的工作,這是一種修為。 拾遺與匠心 | Gathering and Craftsman Heart 朱育帆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景觀系副系主任、教授  朱育帆教授以景觀園林的發展過程為切入點,借用米勒住宅花園(Miller house),莫拉格斯將軍廣場(Placadel General Moragues),蛇形畫廊(Serpentine Gallery Pavilion)等西方現當代經典景觀設計案例,從景觀原生領域的幾何化邊界、景觀在時間上的生長和建筑在空間上介入的相互關系,詳細探究了景觀發展過程中的幾個不同階段。 朱育帆教授以光譜和花卉顏色的聯系、景觀色彩的層次、花卉設計等角度,闡述了景觀設計中植物要素的重要性。此外,朱育帆引鑒商九老圖卷、文會圖、東園圖、求志園圖等宋、元時期的繪畫作品,從中“窺”見中國古典園林的軸線布局,從自然式的建造當中取其原型,注入現代性,加以再詮釋,重新將“畫境”構建成為當代景觀設計可用的場景。 在多年景觀設計實踐中,朱育帆教授對景觀與建筑之間的關系有諸多理解。他以寧波東部新城明湖地區城市設計與景觀設計項目為例,結合本原、場地)、尺度)、樹木和感覺,加之從文字到圖像,圖像到設計,最終成“園”的邏輯脈絡,拾遺古今中外的設計之匠心,闡述了建筑景觀的“不簡單”。 中國語境下的全球設計 | Global Design in China’s Context 鐘兵 AECOM中國區建筑設計副總裁  鐘兵在演講中詳細介紹了AECOM多年來的豐富項目經驗。從中國語境下的全球化設計想到中國語境的關鍵詞非常多,創新模仿、傳統現代、自信彷徨、沖突融合、競爭互補、最重要的是高速和低質,這是大家最糾結的事情。作為職業建筑師的我們也在思考,如何高效思辨應對快速發展的設計實踐,這恰好和今天論壇的主題高度契合。 提到哲匠精神,用最字面化的解釋叫有思辨、有追求、技術精湛的實踐者。一個好的或有意思設計院,應該是有深度的思辨作為基礎,而一個完善的設計策略,需要有高度的技術做支撐。哲匠并不單純是一些個體,也許是一些機構或平臺,從某種意義上講,希望用一種平臺化的服務,把這種個體精神和整體品質取得共鳴。 AECOM多年來在中國完成的設計項目,不管從數量上,還有從豐富程度上,其實是跟我們現在中國的這種建筑事業發展是非常接近的,例如北京雁棲湖國際會都核心島、深圳招商蛇口太子灣展示中心、華為研究中心、深圳紅山綜合體等項目,從種類、規模、地域、尺度都非常豐富。作為大型跨國設計機構必須面臨這些來自不同領域業務、不同業主的挑戰,而關鍵就是嘗試建立愿景與策略之間明晰的邏輯關系,并以貼切的形式表達出來,套用一句俗話,“技術讓情懷落地,思考讓實踐升華”。 身體空間與工藝 | Body Space and Crafts 張利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世界建筑》主編,簡盟工作室主持  張利教授在演講中集中探討了激發人的身體如何動起來或者玩起來的“游戲性”空間。張利教授所理解的玩性是人性的一部分,人的身體是用來體驗和感知空間、是用來獲得快樂的。他通過玉樹嘉那嘛呢游客到訪中心等實踐項目,表達了將建筑功能性的部分轉變成不可能的視覺形體,在建筑過渡空間,增加游戲性成分的創造性嘗試。 張利教授以北京南鑼鼓巷游客中心項目為例,分析了建筑改造項目中,對游戲性空間的關注和實踐性植入。他認為一個群體中自發形成的規律是為這個群體進行設計的關鍵。認為把人們切身使用的空間功能適當模糊化,并且關注光線,向人們行為的自發性學習,不過多地對人的行為加以干預,不失為建筑設計中對尋求玩性和快樂性的一種建設性回應。 此外,張利教授通過對山西高平商務印書館鄉村閱讀中心等案例的介紹,探討了城市街道空間中的游戲性。他倡導讓“人的玩性能夠充分發揮出來的空間”回到建筑師的設計視野,對建筑設計的現代性發出另一種探尋。 “入市”:都市介入的態度 | “Engagement”: the Attitude of Urban Intervention 孟巖 URBANUS都市實踐建筑設計事務所創建合伙人、主持建筑師  孟巖在演講中首先談到都市實踐一直以來所堅持的對于城市的介入態度。孟巖認為,在長期的設計實踐過程中,始終不能回避的是對待自然、傳統、現實、城市和未來的態度這五個問題。其一,今天的都市人面對的“自然”已經不是原始的自然,而是“都市山林”,是城市急劇發展縫隙中殘留的“殘山剩水”,交織混雜了現實、傳統、記憶與想象,其二,人們常說的傳統是什么?借用詩人北島的話,“傳統就像血緣的召喚一樣,是你在人生某一刻才會突然領悟到的” 。其三,現實是過去的樣板,也是未來的模板,只有充分地理解現實和它的由來,才能把握未來的方向。向現實學習,研究引領設計。其四,城市是知識和靈感的來源,也是實踐的基地。城市應是高密度和復雜的,它的不確定性不應被過度清除,混合與雜糅是城市文化的催化劑。最后,未來并不是理想的烏托邦或是超現實的技術圖解,未來是基于歷史和現實的重重沉積之上的新層級。未來可以在今天被發明和實驗,也需要與過去商討共存。 接下來,孟巖通過翠竹文化廣場、南山婚姻登記中心、雅昌藝術館、中電綜合樓和粵海文體中心五個深圳案例和北京前門東區鮮魚口胡同片區四合院保護與重生計劃,詮釋了都市實踐十幾年來在面對新世紀的城市化及其問題上的立場與態度,及其對城市所做出的全方位的解讀和提出的間接回應。 圓桌討論 最后,由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副院長劉玉龍主持進行了圓桌討論。討論嘉賓就“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這一主題,針對如何開展一個設計項目、對本原和起點如何思考展開討論。建筑的復雜性決定了其本原的多樣性或者多發性,很多人認為建筑是存在地域性的,但地域性不能簡單泛化的理解,應該縮小對它的理解,縮小到對一個項目的場地的理解,即便是在同一個地域,每一個項目所面臨的場地條件是不一樣的,真正的地域性是對于場地有非常具體化的深入的解讀,對于地域性理解不能是符號性的理解。所謂的本原和全球性、地域性的關系,而是一個低標準和高標準的問題,全球化跟所謂的地域文化并不沖突,不能把地域性、地方化僅僅理解為就是地方材料、地方民俗等片面符號化的東西。建筑語言不應限定在某一種定式里,建筑師所做的事應當體現其態度和信念,語言的表達和手法的呈現都是個人的選擇而已。

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下午半場

    主題: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     地點: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     時間:2016年10月12日 下午     劉玉龍: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首日活動的下午半場現在開始,由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清華大學建筑學院主辦,感謝合作機構。今天下午有六位重量級的演講嘉賓,第一位是跡·建筑事務所創始人華黎先生,華黎是清華大學校友,畢業生,在美國念書,回國之后創辦了事務所,得到了國際國內的獎項,是非常有聲望,非常有吸引力的建筑師,有請華黎先生。     華黎: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我演講的題目叫做探尋設計的起點。我先從這個樓梯講起,非常著名的樓梯,每一步都有一半,如果我們看到這張圖,這是在黃山的一個踏步,我想很容易理解設計樓梯的思考,它的樓梯每一步只有一半,對應人上樓梯的行為,就是腳步這樣一個狀態。一個簡單樓梯的設計,我覺得這里面貫穿了對一個起點,或者一個非常本原狀態的思考。這個我認為是在建筑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設計應該從最本質的一個狀態去思考。     這是福建的土樓,延展的這種屋頂的形式,以及內部它是一個在剖面上層層推進的形式,如果看這樣一個剖面,可以很容易去理解。實際上這樣一種形式,我認為它是由材料出發的,因為在土樓的建造里面,墻體和內部主要材料是木材,而外部是夯土都是需要有好的一個防水。     我認為土樓的一個形式,可以說是從材料的本原出發考慮的,也就是說一個非常簡單的對材料的思考,可以延伸成為一種建筑的形式。同樣在河南下沉的窯洞,結合了對于氣候,對于當地的資源,以及材料綜合的考慮,形成這樣一種傳統的民居形式,它是非常具有地域性的。     這是瑞康在60年代美國完成的一個圖書館項目,這個圖書館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設計出發點,他們說當你有一本書的時候,你會走向光,當然這里頭指的是自然光,所以他說圖書館就是這樣開始的。也就是說他的這個設計起始于對于人在圖書館閱讀這樣一個基本場所需求的思考,所以把這個閱讀的空間放在建筑的外圍。     從剖面上可以很清楚理解他的設計構思,外圍是閱讀的個人化小尺度的空間。緊挨著是書庫,中間創造了一個中庭,從平面上可以很清楚看到基本的關系。這是建筑的外部,所以能看到建筑的外部由這些閱讀的空間所塑造的,立面形成關系的體現。     在中庭創造了具有一定神性的,可以說葬禮書本這樣的空間。這里也有歷史的原形,比如布雷的圖書館,對圖書館的思考就是一個宏大的空間充滿了書,在這個設計里面得以體現。     也就是說這個設計是基于一個非常微觀的思考,就是圖書館其實就是閱讀,從閱讀出發,進而產生建筑整體的格局,從微觀到整體,形成這樣一個秩序。     其實我對這個項目后來有一些思考,我在想他的出發點也是跟書的這種媒介相關的,比如說未來如果我們的書都不再是紙質,而是電子媒體,他的論述不一定完全成立的。現在用屏幕看書,實際上有自然光在屏幕反射,反而會帶來一些問題。所以實際上建筑的任何思考,都還是有一定跟當時當下的物質條件有相關性的。他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他曾經說過人類所有的機智都是在實驗當中,或者有時代的局限性。我覺得這個項目很好體現了建筑是如何從一個很本原的起點去思考。     另外一個例子是丹麥建筑師武眾(音)在西班牙做的住宅,在海邊,這是他畫的草圖,這是最主要的起居空間。實際就是對海的一個取景器,這是在場地當中一個景象。因為它是在巖石的峭壁上,所以補充在內部,實現屬于自然洞穴的空間范圍。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細節,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窗洞,窗戶好像是不存在的。這個窗戶通過這個細節實現的,窗框貼在洞口的外部,所以從建筑的室內是看不到窗框的,而且是一整扇玻璃,沒有分隔,很細節的處理,帶來一個很不一樣的空間效果,實現了非常純粹的一種空間效果,類似于自然的洞穴。     舉這個例子想說明在建筑立面,其實對于一個設計出發點的思考,應該從整體的秩序到空間,再到細節貫穿于所有的整體。所以對我來說,建筑設計就是起始于一個歸零的狀態,我們做任何一個設計,都不應該有一個先入為主的預設的一種想法,而是應該從一個未知的狀態去開始對設計的思考。我想用這張圖來形象的說明,比如說這是一個從室內看向窗外的風景。但是當你看到的場景被切換以后,馬上就感覺到自己在空間中的位置,產生一個逆轉。     當你看到的景象是不明確狀態的時候,你是更難以判斷自己在空間中這樣一個狀態。對我來說,這樣一個不明確的狀態就是設計的起始點。接下來我想通過我們實踐當中一些項目,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是如何思考的。     這個是幾年前做的一個要項目,關愛中心,在北京郊區一個小的公益項目。就是一個小食堂,通過總圖可以看到,這個是原有的建筑拆除以后,這個是新建的,基本的思路非常簡單,我們就是想創造一個單一的空間,它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讓這個關愛中心所有的孩子能夠在這樣一個單一的空間中去聚集,形成一個家庭的氛圍。就是他們所有的用餐、上課,一些活動,都是在這樣一個空間當中。     空間當中,所有的因素,都是圍繞著這樣一個出發點來考慮的,比如說天光,加強空間的中心感,同時條窗形成空間和院子視覺上的關系。這個建筑前面朝西的廊子起到一個和院子過渡空間的作用,同時在一天當中,不同的光線下可以形成很豐富的表情。從黃昏到夜晚,不同的光線的效果。     這是我們在云南的騰沖的辛莊村做的手工造紙博物館,博物館在這個位置,這是一個有400年手工造紙歷史的一個村落,這是傳統的造紙法,這是他們造的紙。這個是造紙博物館的場地,就在進村的路口,這個設計的出發點希望營造一個建筑里的村莊,或者博物館就像一個微縮的村莊,成為對整個村莊的預覽,所以這個建筑是一個很小的體量,形成一個建筑聚落這樣一個形態。高高低低,有展廳、書店、教室、客房等等。     這個是結構模型,因為它是在一個地域性非常強的村莊里面,所以我們的建造是運用傳統的木結構體系,充分利用當地的建造工藝和當地的材料來建造。這是一個展廳的模型,能夠看到建筑體系的一個構造,包括梁柱,還有下面通風細節的設計。這個是建造過程,跟工匠通過模型一種直接的方式交流。建房子之前建一個1比6的結構模型,讓工匠熟悉這個房子體量,開始加工。     開工儀式,現場放線,然后是木結構的拼裝,然后組裝,再立起來,這個過程是非常快的,只需要三周。包括一些修改,這是我們的出場建筑師,這是結構成形,逐漸接近完成。主要的材料是當地的沙木和火山石作為基礎。     內部的展廳用的就是當地造的手工造紙,這是展廳的內部,也可以看到屋頂的木結構。這是二層的教室,也可以看到木結構,屋面用的是竹子,起隔熱和通風的作用,一些材料的細節。     這個是2008年汶川地震以后在災區做的一個小學的重建項目,這是地震以后的一個現場,有幾棵大輸,設計當中保留下來了。學校設計的出發點,我們理解成一個微縮的城市,這里面建筑創造一種非常多樣化的空間,而不是一個單一的單體建筑。這里面也包含了從比較秩序的教室到空間更豐富的興趣教室以及操場逐漸釋放的空間圖關系,這是模型。     通過總圖也能夠看到和歷史古鎮的關系,這是建成以后的場景,所以實現了一些類似于廣場、庭院的城市空間,學生可以在這里面有很多樣的活動。     這是建成以后的一些公共空間,很多學生是住校,所以他們可以很充分利用這些公共空間。同時也是一個充分利用當地材料和建造方式的一個項目,混凝土、青磚、木材還有竹材,基本都是來自于當地,設計了很多小尺度的一些角落,這樣可以有很多學生個性化活動的場所。包括建筑的窗洞,可以容納很多活動。     這是我們在福建的武夷山的項目,主要是為了給武夷山的旅游所用的漂流的竹筏來生產的一個場所。這是它所處的一個位置,也是鄉村環境,這是一個場地,在一個臺地上。這是當地加工竹筏的工藝,竹子的削皮、晾曬等等,有一個倉庫,有一個制作竹筏的車間,有一個辦公樓和宿舍樓。     它的總體布局考慮的是運輸的方面,以及通風,因為無論是竹子的儲藏和制造都需要很好的通風,中間是竹子的晾曬場。這個是建成以后的一個場景,目前建了制造車間和辦公樓。這是辦公樓,用的是混凝土和預制混凝土砌塊以及竹材,也是當地的材料。     這是制作車間,制作車間的設計應該說完全圍繞著竹筏制造的工藝考慮的,從平面和剖面可以看到,這樣一個車間原有四個生產單元,從平面上首先是竹子進入車間準備區,在剖面對應這個位置,有一個小的天光,進入到燒尾和燒頭,燒制的環節是有明火的,剖面是對應的壓的比較低的空間,因為并不需要太多的自然光,還有排煙裝置。這個空間從平面到剖面都是圍繞著工藝所需要的一個特點,以及我們想營造的空間氛圍來出發的。     這是建成以后,這個是準備區,能看到燒制明火的區域,這個區域是一個壓的比較低的空間,工人在這里可以保持專注,像他們傳統的作坊這樣一種氛圍,實際不需要太多的自然光線的,注意力會集中在明火的火里。     這個是縱向來看整個車間,四個生產單元。后面的一些休息區。這個是在火點附近,墻體也設計了一些細節,整合了一些休息的家具以及消火栓這樣的一些設備。     這個是從它的外部來看,地面用了通心混凝土砌塊,實現自然通風的效果,用這樣的方式也是非常低造價的方式實現自然通風,這個是構造,墻體和內外之間的關系。這是建造好的,跟環境形成了一種對話,這是另外一個車間,可以看到建造過程。這是混凝土留下木模板的痕跡,這是我們在北京完成的項目,在運河森林公園類似游客中心的服務設施,這是一個木結構的房子。這個設計的出發點也很簡單,因為是在公園里面,而這個公園最多的樹,開始想營造一個樹下的空間,可以在樹下吃飯、喝茶,還可以看到運河。     所以從這個出發,發展了一個類似于樹形的結構體系,這是一個局部結構體系的模型,這樣樹形單元相互連接,形成一個網絡的整體。這種體系有幾個好處,一方面它可以邊界非常自由,這樣很好適用場地的條件,比如保留香樟樹和地形。另外可以比較自由分期建設,這樣的體系任何位置切斷實際實現的都是一個均質或者完形的狀態,所以可以很好適應建設。     因為這個項目在開始功能很不明確,從這點講我們營造了一個均質的空間體系,類似于彌散的均質的空間體系,在內部可以實現空間很大的靈活性。所以從這個建筑的平面,大家如果看到它的柱網,類似于一個停車場。但是我們把它的軸線做了一個角度的輕微變化,所以這里面空間就產生了很多變化豐富的感受,這是建筑的平面模型、屋面,屋面形成了起伏的樣子,這是內部模型的照片,可以看到樹的單元。     這是一個結構單元的模型,支撐著這個結構,是通過這個柱子和四個懸臂梁相互聯系,整個建筑坐在飄浮的混凝土平臺,兩點考慮,一個可以有效防潮,第二所有的機電系統都布置在下面,比如空調也是從地面送風,這樣可以把木結構屋頂完全解放出來,不用再做吊頂,可以實現結構和空間很自由的表達。包括雨水管、空調都在平臺的下面。     還做了1比1柱子模型,來研究它的尺度,這是建成以后的場景,這個用的是現代膠合木體系,所有的梁柱都是工廠加工好,在現場進行拼裝。建成以后的內部空間,屋面用的是木板。這個是木結構在工廠加工的場景,梁柱的切割,現場的裝配。這是八根梁相交的結點,這是建成以后的效果。     局部的墻體,我們就用場地做基礎挖出來的土來做的夯土墻,也是就地取材,傳統的夯柱的方式,加了一些色彩,形成這樣的機理。這個是我們在北京白塔寺完成的一個小的四合院項目,這是它所在的位置。     很小的一個項目,只有100平米,就是10米乘以10米這樣的場地,可以比較看到現狀的北京舊城的城市機理,以及去除掉私搭亂建的機理,所以看到密度有很大的不同。     從我們實際院落的現狀也可以看到,這種大雜院和傳統的四合院尺度差別很大,由于加建營造很小的尺度,這個已經成為生活的日常,可以說是幾十年的狀態。這是我們設計四分院和傳統四合院同等尺度的比較,所以能夠看到尺度差別很大。四分院的大小相當于傳統四合院中間的院子大小,可以塞到里去。     主要設計出發點,從四合院的合到四合院的分,對應居住模式的差別,過去主要是家庭居住,有一個象心性,四分院是合租公寓,更強調個人居住的私密性,從合到分體現到了對生活方式不同的理解。     在平面上就形成這樣一個分車狀的布局,這樣每個居住單元都有自己獨立的小院,非常私密,干什么都行。這個是俯瞰,這是內部,因為空間很狹小,這是從平面來看,中間是一個共享的客廳,這個是其中一個居住單元,這個是院落,基本一個空間關系可以看到,剖面也可以看到跟胡同有關系,非常狹小的一個尺度,所以在剖面上還要做一些高低的處理,比如院子是抬高的,是為了讓庭院有更適合的比例。     這是客廳,通過天光,在房間內部,也是利用高度,床在上面,衛生間在下面,這樣充分利用空間。有一個小的天窗,這是從院子里面看。建造它用了一個預制的建造體系,就是鋼的龍骨加上木塑墻板,工廠一比一拼裝,再拉到胡同里組裝,建造非常快,建造周期比設計周期還要快。因為胡同里要考慮擾民的問題,所以縮短工期,減少噪音、粉塵,減少對鄰居的影響,這是建造需要考慮的。這是建成以后,能看到和周邊胡同環境的關系,所以是一個很小尺度的房子。     最后一個項目是我們接近完成的一個項目,在云南的廬江邊廬江壩,有八百年的大榕樹和一個電影院,圍繞這個場地做一個咖啡的加工、體驗、接待這樣一些功能,同時把電影院改造咖啡博物館。這是它的場地,本身也是臺地,空間組織就是圍繞這兩棵大樹以及這個電影院來做,這邊是咖啡的加工和接待這樣一些功能,這邊是博物館。     剖面上,結合地形,這是中間的一個院子,這是電影院的內部,將被改造成博物館,加了幾片弧形的墻,讓空間形成一個切片式的序列,同時對原有建筑具有加固的作用,這是模型照片,可以看到改造完以后博物館內部的一個場景。這是咖啡品嘗、體驗的空間。     這個設計可以說很重要的一個出發點就是材料,一個是當地最普遍用的材料還是磚包括現狀的電影院也是磚,一開始希望用磚做一個房子,所有這些形式都是從磚出發的,包括這種拱的形式,這是連廊和院子,這個是一個月以前拍的建造過程中的圖片。庭院和博物館的一個關系,這個是咖啡廳,這個是鋼梁,拱做到鋼梁上。這是模型,這是一個剖開的軸側圖,一層使用十字拱的形式,二項是單向拱,一層是多功能的活動空間,最早考慮咖啡豆的儲存,二層是咖啡的加工制作,所以需要一個大空間,所以是開放的,三層是客房,每層功能不一樣,對應不同的空間形式和結構形式,整合在一個建筑當中。這個是加工車間的模型,可以看到連續的單向拱形成的開放空間。     外邊的廊子,可以由游客參觀咖啡加工過程。這個是一層,模型的仰視。這是一種非常古典的圓形,后來甲方決定不用來做咖啡儲存,改做多功能的文化活動空間,也可以。這是當時做這個拱的現場樣板的實驗,就是模板,砌磚,這是建造過程。     最后,我想回到論壇的主題,我想在這引用梁思成先生的話,在任何建筑活動最原初的時候都是從最本質的角度出發,無論氣候,人的需求,材料還是地域的環境,但是隨著文化的演進和發展,更多會和文化形成一種密不可分的互動關系。有的時候建筑往往會被文化的東西所綁架,所以我覺得這個論壇的主題非常好,就是建筑之本原,提醒我們做建筑的時候應該回到問題的根本,回到更樸素的狀態去思考。     像建筑師西扎說過這樣的話,開始一個設計忠于獨創性,就要無文化和膚淺,這個表述的是同樣的一個意思,建筑要回到對起點的思考。謝謝大家。     劉玉龍:謝謝華黎做的非常好的演講,我們現在請第二位演講嘉賓,是北京工藝美術大師張寶貴先生,我覺得最關鍵的是建筑師最重要的好朋友,做的孔子研究院還有國家大劇院音樂廳的吊頂,到某位研究生做的一個小博物館,是我們的青年建筑師,所以不同年齡的,不同聲望的建筑師都在張寶貴先生的材料和工具的幫助下,在建筑上得到了很大的作用,很有幸請到張寶貴先生作演講。          張寶貴:我發言的題目是匠人的修為,非常感謝清華,每次這種活動,都是建筑師在說,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也做一個匠人,我插隊山西20年,回北京29年一直做混凝土,開個玩笑,一直用混凝土在謀生,在伺候建筑師,所以這里頭講兩個人,一個是建筑師,一個是農民,完了講房子的故事,主要講房子的表皮。因為沒有上過學,所以不會系統講話,如果不跑題不知道該怎么講,所以請大家原諒。     1997年清華大學舉辦中國雕塑論壇,我有個發言,吳先生聽完以后帶著十幾位老師到了昌平,說在設計孔子研究院,要做一個雕塑,那個時候我年輕,就說二十年前,四十多歲,不知深淺,一口氣答應了。其實我覺得匠人一個特點就是不知深淺,第一個茅草屋,什么為深,什么為淺,第一個窯洞,第一個大家認為最好的建筑,都是因為不知道深淺。     我們今天對深淺了解的太多,胡老師講的非常好,講到梁思成先生的故事,我們為了謀生,我代表農民做了29年,我們沒有權利去顧東顧西,我們為了謀生不得不拼死拼活干,沒想到吳先生寫了一本書,吳先生管誰叫做大師,吳先生不叫大師了,叫寶貴大家,我想不管叫什么,表現老一代建筑師對于手藝人的尊重。特別希望把手藝堅持下去,不管掙錢賠錢,其實世界上任何一句話,都是聽音,喜歡錢認為叮當爛響的就是錢,喜歡名就是名,如果感覺另外一個意思,宗教的意思叫悟,29年我認為匠人如果能夠有修為,更重要就是靜下來,把什么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兒就能做好,上百年更久遠不會壞。     今天莊院長讓我到這發言,也是因為看中了我手里的活兒。13年2月10號,一百個建筑師都是建筑界非常活躍的,包括莊院長等,其實一個鄉下,那么多建筑湊一塊,幾乎不可能,為什么?還是跟手藝有關系。上面是老的建筑師,下面都是20多年前青年建筑師,我覺得社會對匠人已經久違了,一個人是不是匠人摸手就知道,我現在手已經沒有當年的老糨子了,雖然曾經是一個手也會瘌人的匠人,一個女雕塑家是最了不起的雕塑家之一,七八十歲的時候見到她跟她握手,滿手都是刺,她不是為了名利,她喜歡這件事,她是匠人的楷模,因為喜歡,除此以外別無他求。     莊惟敏說我上次去寶貴石藝,張總走在外面,面對滿塊混凝土墻板,他指看其中一塊說,這是用肥皂水洗過的,這塊有石材的質感,那塊依舊是水泥,一般的材料根本不會在意這些細小的環節,但張總不會這樣。這是莊惟敏主持的,剛剛完成的文心書院,工期只給一個多月,幾千平米有點不講理,兵馬俑、長城干不完沒事,滅你九族,為什么能出匠人,就是統治階級不講理,我現在不是說莊惟敏不講理,這個事太重要了,不講理領導去了,我們干不出來就不讓我們干了,為了謀生就必須能干出來,后來明白什么是風格,風格是局限,沒有局限就沒有風格。所有的風格,文學家、藝術家、建筑師,只要編個風格都立不住,逼出來的風格都是真的,都會長命百歲。     這是延安文興書院,我們作為一個靠手藝吃飯的人,能快速完成嗎,能簡單完成嗎,能有效完成嗎,做出來的東西能是建筑師要的東西嗎,而且是廢料。所以我認為今天有個諾大的舞臺,正在呼喚當代匠人脫穎而出,還是用手藝說話,而且有機會到清華講堂說話,這是手藝人又一次機會。     其實不管怎么好的先進技術,最后離開手想一想是什么,手是樂趣,手是感情,手是一輩子到了最后時候的回憶,手是一種健康的象征,是一種向往。所以我想手藝這倆字,上午胡老師把拙匠掰開講,其實手藝也能掰開,很多都能掰開,掰不出錢怎么辦,浪費時間,往往掰不出錢的事都是真事,能掰出的都是瞎事。     我跟他講我就是一個干活的,和老百姓在一起,最初我也上山背石頭,在車間攪拌混凝土,要紗布打磨,手指頭全都出血了。建筑師需要這項技術,我被高看了,十幾年前沒有人提匠人這個說法,也沒有人覺得匠人有什么高貴之處,誰也沒有想到今天人們會逐漸關心匠人這個群體,還是趕上好時候了。如果不提這個說法,我們還是一個干活的,沿街乞討,到處尋找商機。我想人不要著急,就像天黑了慢慢天要亮,冬天過去了,春天來了等等,等的起就叫商業。     這是用廢料做的,意大利說要用水泥做,造價還低,工期短,不需有接縫,很多重大工程,特別國外建筑師的偉大設計,最后設計都是靠工匠一磚一瓦一塊一塊安上,這里有很多手藝,不是匠人沒有手藝,是時代的話語權有點失衡。如果既講建筑師的絕活,又講匠人的絕活,我想樓倒的會少,橋塌的會少,不重視第一線勞動工人價值的時候一定會出事。     匠人不是不需要錢,也不應該沒有錢,好的匠人著眼點一直不在這,匠人不是商人,匠人在乎的是手藝,他們只會干活,他們缺少經濟意識,他們的語言都在手上,幾千年過去了,很多了不起的藝術和建筑,出于匠人之手,沒有留下他們的名字,他們的勞動過程是一種美,一種修行。凡是沒有話語權的匠人,除了修行,我不知道它還能怎么樣。它只能安慰自己給點錢就不錯了,比如那活兒干完了自古以來就沒有我們。這個世界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拿起來,是放得下去嗎?放下了海闊天空,建筑也是如此,尤其是包括哲匠的哲到底是什么哲,放下了不言自明,拿起來了永遠說不清楚。     這些工人跟著我二十多年了,沒掙過錢,但是他們手里有活。比如右手一道工序直接測出,顯得我們有本事,我們自己認為自己有本事這叫自信,自己相信自己,這是最難做到的。后來我懂得了為什么那么多建筑師高看我們,怕我們有逃跑,這個活誰去干。     比如說水稻博物館,前面沒有映畫就是稻田,今天都在講夯土墻,用真的土夯,把傅悅的故事拿到今天,更標準化,更產業化,拿老祖宗的精神,不要拿老祖宗的辦法,我借崔凱的話講我們提什么是厚土,有了這個我們對建筑的時間和空間發生本能上的認識和變化。不然的話我們說的詞,僅僅是個詞,頂多是房子這么大的空間,假如我們能認識到厚土,厚土會改變的不是建筑,是我們的思維方式,思維變了,一切自然都變了。     比如土坯,程泰寧讓我畫一幅圖,放在大劇院,讓我找的感覺,我說從未知到未知,土是大地,它不爭,它無語,任由人類開采,土地挖個坑就可以長莊稼,帝王將相爭的也是土,人死了也是挖個坑埋著。有時候說起某個建筑,某個人,覺得比較足拿土說事,人們喜歡土帶來的財富,從出生到死亡離不開,又怕稱為圖,這就是矛盾。干活的人日出而坐就是回到家還會想到地里的活,這是他的全部。全部就是生存,其實甭管干什么活,尤其賣手藝的,回家吃飯也想著活。建筑師也是匠人,哲匠,因為一直離不開他的活,只是那不是手藝活,是畫圖的活。     最近有人批評畫圖匠,15年王輝讓我到五龍廟,這個事爭論很大,我說能不能拆了讓農民做,我知道山西有一個秋風樓,離五龍廟很近,我們倆聊的很遠,我發現凡是能跑題的時候都能夠扣題,如果離不開永遠都說不明白,就是本質的看,全面的看,動態的看,這是學毛主席背的課文,那個時候沒有用上,現在用上了。土到底是厚度還是厚土,王輝不懂,我也不懂,我們倆瞎說,他做了很多圖讓我們去實現,他不斷跟我們交往,下面有圖,有實踐的東西,我們都在搞,誰也不知道,碰上就有了。用了半年的時間在摸索,不是夯出來的土,還叫夯土?對于空間來說都是一回事,當廢棄物表達出來的夯土墻展示出來的時候,大家關注的是廢料變原料,時間流逝了四千年,再過四百年人們面對這些墻也許會習以為常,面對真才實料反而覺得別扭,如果出現了很多有手藝的匠人,這種故事猶如童話。     五龍廟的項目很小,完成的時間也很短,各方面很重視,冷漠的五龍廟又活起來了,有人說這種方式對保護古老建筑是積極的。建筑界議論紛紛,有的聲音很強烈,作為建筑師是幸運的,所有的語言都是真實的,都是從心里流出來的,這種現象在當下非常少。有建筑評論說,有龍則靈,包括五龍廟,有人的力量不能達到的時候神靈就出現了,老百姓關心的是能夠過上好日子,天上真的有神靈會在乎人間的創造性行為,龍真的出來了,反而驚慌失措,五龍廟的故事讓我們仰視王輝,他屬于現在,他的偉大不是建筑,提出學術的話題,所以王輝給我一個任務,大哥到那演講講講五龍廟。     比如單軍做的晉中博物館,右邊是拉薩火車站,石邊加的多不但降低成本,而且有效阻止污染。我想工匠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找到了一些方法,這些方法獻給建筑師,把這些故事獻出來,一開始我用修為覺得不太好,但這是我內心的體會。我覺得修行要好,修為要好,真的可能對建筑師剛才談的哲匠話題,也可能會有一點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我覺得崔同是個傻大膽,開始沒有規模,都想創新,04年他就做了,為什么,他的設計院叫中科院,中科院都不做,天下真的要出事。這是做完的效果,西北出來了秦始皇,唐太宗,漢武大帝,他們不是模仿,他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是模仿,他是想按照他們做到的方法去試試。     這是延安大劇院,還有豐縣漢皇祖陵,建筑師和我們就像水上的浪花,互相擁著走,我們真的能夠跟建筑師擁著走嗎?如果都有活力,建筑界想一想,美不可言。天不變,道亦不變,我們周圍的環境都在發生變化,何院士讓水泥做書皮,廣東的彭勃廢料做建筑墻板,還有用水泥模仿夯土墻,這些都是假冒,四千年前做真實的夯土墻出于無奈,今天的夯土墻在哪兒,今天的建筑在哪兒,今天的表皮在哪兒,關鍵是要問我們,我們在哪兒。     我們心在墻上,還是在標準上,我們要問自己作為建筑師,我大膽了,我們在哪兒。這是夯土墻,這是崔凱鄂爾多斯體育場等,還有讓水泥做燈,我說拆解的廢磚廢瓦怎么辦,未來的城市會是什么顏色,這是張奇的天大建筑博物館,用粉碎的材料再上墻。假如天下的建筑師,天下干活的人都去尋新的環境,尋新的規律,想一想這些畫面真的美不可言。     把我的感慨獻給大家,請大家批評。回想十幾年前接手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吊頂,那議會離開了經濟,一種莫名的力量猶如幽靈施了模仿,每個人發揮了個人的技能和技巧,當成功那天,每個人都像世人訴說大劇院讓手藝人找到了成就感,把我們引入了文化的軌跡,在建筑師的圈子里傳世了寶貴的故事,很多有影響的,也有一把年紀的建筑師稱我為寶貴大叔,我知道這種稱謂是對匠人精神的致敬,一個又一個項目讓我們出了名,我們明白主要是項目太有分量了,建筑師太有才華了,裝飾混凝土只是一張皮,如果可以體現創造的態度,又能恰如其分進入環境,也型會助設計一臂之力,有人問我最讓你驕傲是哪個項目,國家大劇院音樂廳吊頂,最后的效果幾乎完美,如果用做國家大劇院態度去面對所有項目,我們一定是幸福的。國家大劇院項目沒有賺到錢,賠了一百多萬,有人說我有毛病,有本事的匠人沒有本事的商人。     我一直想把大劇院的吊頂做好,大劇院的影響出去了,大家看中了我的能力和態度,越來越多建筑師找到我,以為我什么都會做,其實不會這樣,我其中汲取文化的力量,是在時間中生成的,有建筑師說這八百天進行了一次修行,終有一天人們關心的不再是收獲,也會關心播種的人,關心推動社會進步的人,他們出賣了自己的勞動和智慧,哪怕微不足道,匠人的精神存在很多人的身上,他們顧不上想很多事情,因為手里有干不玩完的活,天長日久把一切都放棄了,生命離去了,價值在于完成很多產品,用手藝和心血,他們的價值還在于默默無聞,順其自然走完人生的路,這是一種修為。謝謝。     主持人:謝謝寶貴大師,寶貴大匠,寶貴大叔精彩演講。下面第三個演講是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景觀系副系主任朱育帆教授,演講的題目是拾遺與匠心。     朱育帆:很榮幸,今天這個論壇我想談點體會,講的題目是拾遺與匠心,我們設計師并不屬于能夠把自己設想的東西自己實現出來,是各有分工,我想匠就是一股勁,也是較真。但卻是這個匠有兩個意思,一個說你死板,還有一個說你很匠心,用到別人身上就要小心了,有可能是罵人的。     今天利用這個機會跟建筑師交流一下理論與思想,因為我也跟非常多的建筑師合作,對建筑有了一定的了解。從客觀角度講,建筑師特別高的頻率畫這個圖,這個枝沒細,千萬別擋了建筑,完全同意,這個涉及到專業的問題。景觀呢,也有它的專業,時間和空間叫板了,空間肯定具有優勢,到底把設計的東西放在哪個位置上。     頒發獎的時候是1985年,我們來看看這個綠地,有點相反的例子,這是西班牙非常著名的景觀設計師,他是建筑師出身,在UBC拿過碩士,在西班牙非常知名,教科書級所有的結構非常棒,幾乎是完美的。但是客觀地講,先看樹的結構,樹是壓到后臺,但是對不起,如果你想控制它的生長要把它砍了,否則將以不可阻擋的方式長大,這里邊包括景觀和喬木的灌木的關系,喬木經常會顛覆空間的秩序,這種秩序尤其是在非常想控制的時候往往顛覆了。所以這里就是我們所說的就是專業的客觀規律。     景觀專業經常被認為種樹的,花花草草,所以我今天就講講花花草草,因為花花草草不太簡單。這是尋愛奇夢,它里邊說明文藝復興時期在西方世界里邊對于萬能的世界有一個完整的結構,中間代表的是建筑的區域,這幾排是我們所說的植產地區。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典型,如果從花的角度來說基本是控制植產地區,這個時候所有的世界都是完整的幾何化。     我們可以看到這個是莊園,這個是那個時代基本的特點。到了法國巴洛克時期,恢復超大結構,仍舊通過幾何化的方式來控制和加強原生的領域和設計。到了18世紀的時候,它會對自然世界形成融匯的方式。這個時候按照物質標準來觀看喬木,來觀看灌木,它是換了一種原則方式控制這個世界。但是談到方位角度來說是一樣的,這是英國最著名的形式,確定一個邊界條件,這時候園丁來做這件事情。     如果沒有這一個對于同類感興趣,其實你可能走不到這個位置。最典型的就是花草,到了19世紀的中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他在化學家發明光譜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花卉的顏色和光譜的顏色可以產生聯系,它會通過花卉的方式表達非常豐富的色譜現象。這個方式把更多的花卉結合在一起,這個時候就形成所謂種植領域難度系數最大的,因為要看上百種花卉的屬性,才能做好花卉設計過程。     這張圖可以完整顯現出對色彩細微的把握,影響非常大。其次他是非常著名的建筑師,他對于臺階的起度,形成了重要的一種互補,這是一種互補的創造,一旦人死了去花園拜。一百年以后出來一個人,讓這個奧多夫做一個石匠的花場,這個項目非常成功。這個是PLET OUDOTF,現在可接受度非常高。知名度最大的高縣公園,本身不大,種植的非常多,兩百多種生宿根花卉,整個合在一起四百。可以看出它產生這樣的一種,強調的是新的生宿花卉多種野生草本種的地方。因為這種方式在一年中的氣象變化是最突出的。     我們可以看到在這之前有很多人物,都有很多實踐。其中一個是非常有名的,把野生花卉欣賞納入到他的園林中。這是美國的一個人,他把植物和野草納入其中,納入所有這些其實表現上都沒有奧多夫強。我們可以看到他對種植學的體驗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高度,隨便一個場地他都會主講,而且從來不會讓別人煩,也不搶別人戲。     通常情況下可以看到不同的色彩是最突出的,可以看到不同的色系會顯示出對顏色的敏感。奧多夫說過一句話非常重要,他說景觀非常重要,但是它是第二位,第一位是結構,這個跟設計是一樣的。所以他需要知道植物基本的情況,到底是寬葉子、窄葉子等等。還會觀察到草生長方式和分布速度,包括生長的細節,我指的是以年為單位周期的。奧多夫一個更加重大的貢獻是把觀賞草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尤其在冬天,這是實驗性的,現在已經非常普及。這是東泰,非常細膩的。     像高縣,原來的口號就是保持簡單,保持自然的狀態,奧多夫的設計確實非常好,但是仍舊需要背后強大的結構去支持,這跟原來的初衷其實是背道而馳,恰恰所有高縣的植物又足以去維持這種狀態,其實又變成了巨大的落差。所以這里邊我也參與了一個展覽,有一個英國設計師提到,他解釋的特別有意思,他提出的概念,他說用很多方式,第三年的時候是非常好的狀態,保證造價及其低。     下面講一下另外一個板塊,畫,因為個人的原因,經常會看畫,尤其古畫信息量非常大,我們想看看早期的園子,完整的沒有。我們可以看到它的室外環境,對照一下現在看到的清代是什么樣子,包括宋徽宗的,仔細看的時候會發現真是很大,完全喪失了一些信息,尤其清代的中國園林式,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圖,完全沒有明清式自然山水的跡象。這里出現了花瓶,它的水池也是方式,更有意思的出現了類似于西方的花,這在明中期早期的時候會反復出現這種這種方式。我們更希望看一下還有什么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另外確實明代的畫和清代的畫是不一樣的。     當我看到這幅畫的時候幾乎顛覆了對中國園林最后一根稻草,這是一幅名作,畫了一個明代的,在中間畫了一個軸線非常完美。根據描述,這張圖非常清楚顯示出格局,如果我是一個學生,做成這樣的可能及不了格,都得做成這樣。但是事實上客觀對待歷史,其實非常豐富,需要認識。其實需要一個平臺,看看能不能試著做一下。     這是獨樂園記,里邊有很多記載,能不能再詮釋一下。對于這樣一個有文章,有繪畫基本的一個指導畫了,這個是一種遐想。在獨樂園看到竹子在一個圈里,然后一把,所有這些都是一種方式,我們找了一種可能,就是把它的結構再詮釋了一下,但是考慮到后期養護的問題,做了主體,這是竹子的軸線,這種繪畫會反復出現,做了一個嘗試,看能不能有意思。這是建成的場景,非常唯美的一個的場景。徐甜甜做了一個竹林劇場,我認為更加具有詩意。     第三個講一下我接觸的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做景觀大家都知道,希望做一個涼湖的景觀,前提條件是希望能做出江南水鄉的一個基本的,作為這個湖幾乎是一個非常成功的。無論從什么地方能夠找個湖就做了,找不著湖自己挖一個湖。甚至在西北非常缺水的地方堅持挖湖,做城市設計。這個是在東部挖了一個湖,請了大公司做了面向未來的城市設計。我們去看的時候很高興,因為很漂亮,我們可以看到這個鎮在這里沒有任何價值,老鎮所有區域都搬出去了,我們可以看到菜市場,大家都想拆了,這里做了一下,我們考察這個場地之后,跑了大街小巷,跑的非常細,因為帶著感情去跑,而不是你覺得什么有價值確實有價值。我們可以通過湖體的裝飾把原來的東西具有價值,所以提了一些建議,這是西班牙非常著名的案例,貧民窟,看上去沒有任何價值,但是做完還是有價值的,所以嘗試原來的河流、河道、街道。做了一個面向歷史也面向未來的一個島,這個前面是面向未來的設計,這個是開發了兩種機理。應該說我們做城市設計,但是這個項目對于甲方的觸動比較大,今后會繼續做,我想這是對于中國快速發展的基礎上最大的處理,能夠留下更多的機會留給未來。     我們所謂現代的價值,其實我們都知道所有的事都一樣,我們需要建議兩個不同關系的搭接,如果大家把這些想明白有更多豐富的事情需要做。謝謝。     劉玉龍:謝謝,下面有請AECOM中國區建筑設計副總裁鐘兵先生,題目是中國語境下的全球設計。大家歡迎。     鐘兵:大家下午好,我用另外一種視角和方式詮釋大會的主題,從中國語境下的全球化設計想到中國語境的關鍵詞非常多,創新模仿,傳統現代,自信彷徨,沖突融合,競爭互補,最重要的是高速和低質,這是大家最糾結的事情,作為職業建筑師或者完成幾百萬方的建筑,我們也在思考,如何高效思辨應對快速發展的設計實踐,這個恰好和今天論壇的主題有高度的契合性。我們的主題叫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思考、思辨也許是我們重新出發一個新的起點。     建筑本源,我們在研究的是建筑內在邏輯和它的表現形式的一種互證,現代主義的觀點最簡單就是形式追隨功能,現在我們的形式已經不受一些結構的約束,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形式已經可以創造功能。但是我想更高級的表達應該是形式和邏輯有互證的關系,這種形式反映的邏輯包括我們思考的邏輯,包括我們行為的邏輯,也包括建構的邏輯。     提到哲匠精神,剛才幾位都對哲匠有很多的詮釋,我想用一個最字面化的解釋,叫有思辨,有追求,技術精湛的實踐者,本來是一體兩面的人或者物或者團隊,包括思辨、技術,包括世界觀和方法論,包括中國古典哲學講的道和術,當然我們寫建筑設計說明最會寫的就是愿景和策略,如何把這兩者相伴而生互為因果的關系用很有邏輯性的表達連接起來。     所以我想一個好的或者一個有意思設計院,應該是有深度的思辨作為基礎,而一個很完善的設計策略,需要有高度的技術做支撐。所以在一個大型的全球化的設計機構里頭,一線做設計的建筑師我想這個大型的設計機構也有一些它的特征,我想哲匠并不單純是一些個體,也許是一些機構,也許是一些平臺,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我們希望用一種平臺化的服務,把這種個體精神和整體品質取得共鳴。在思辨讓這種大的機構,其實也有國際視野和本土精神多維度的思考,可以增加思考維度。在技術上這種多專業的整合,會對我們的操作帶來更好的一種支撐。     這張圖片是兩年之內完成的在中國區一部分項目的實景照片,大家可以看到不管從數量上,還有從豐富程度上,其實是跟我們現在中國的這種建筑事業發展是非常接近的,就是說種類、規模、地域、尺度都非常豐富,但是作為一個大的設計機構必須面臨所有這些不同的業務,不同的挑戰和不同的業主,我們用什么方式把我們的設計思維和最后表達的形式、邏輯結合起來,也許是大家最感興趣的一個問題。     下面我把我們其中五個地域不同,尺度不同,業主不同,功能不同的項目作為一個切片,來分析一下從我們的設計愿景到我們的設計策略和最終的設計表達。     第一個項目,我們是在14年建設完成了北京雁棲湖國際會都,我歸為文化類,其實是大型的會議中心,但是作為一個接待各國首腦的一個場所,從政治上需要表達中國的文化自信,從建設理念上要表達新一代領導人需要的生態意識,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一個政治型的項目。當時提了三個最為概括的設計愿景,叫中國的、現代的、生態的,這三個是永遠正確的理論,但是也是最難實現的。那就面臨這樣一個矛盾,從開放到私密,從中國到世界,從傳統到現代,從自然到人文,都需要把這些東西做一個很好的對接。     而我們的服務,其實是比較特別的,我們這個項目的服務團隊,其實是包含了生態、規劃、建筑、景觀四個團隊同時介入,而且贏得這個項目,除了本身方案的競爭力之外,就包含我們這種多層次服務的一個背景,實際上是讓業主相對來講對這個項目的整體品質和它的呈現感覺更踏實,這個項目介紹不是從建筑開始,而是從規劃來講。     我們這個項目的出發點,其實它是一個生態策略,大家可以看到紅線標定的是原始場地的界面,原來它是一個半島,但是在半島的兩側是有兩個水彎,我們去看的時候水質非常差,對周圍水域的影響是負面的。景觀團隊提出疏浚河道的辦法,把中間這道原有的河道疏運出來,把半島變成一個獨島,不僅把生態環境做了改善,同時讓島嶼由原來半島變成獨立的孤島,珍貴性、私密性包括未來運營都會提升一個檔次,所以我們的設計出發點是從這來的。     另外上島之后,對于原有植被做了調研,所有植栽都有標定。這就是最終完成的效果,大家可以看到這可以講是非常規的,像正式性的項目都會有這種強烈的軸線,強烈的人工港,盡量把這個作為自然原始場的回歸。這個塔有一個小故事,在清華這個塔是清華一個老師做的設計,當初和他也有一個小的爭議。當時他做了一個70米高的塔,整個場地所有的建筑都限制在15米的高度,希望不超過高大植株樹木的樹冠,這個到70米非常擔心,覺得尺度太大,但是可以看建成以后的效果,它的尺度關系和整個場地的關系是非常和諧的。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剛才講到這種大師或者老先生對這種尺度的評估,對環境的把握還是非常有經驗的。     這是規劃策略,這個和環境策略是聯系的,我們用的方式是一個傳統的中式的營山理水的方式,有南北和東西軸線,南北軸線是把空間的序列和一個自然的機理結合在一起,所以這樣的標定周圍的環境把它適當的劃分從不同山丘、水岸、半島形成的自然臺地,這種規劃和自然的協和是非常密切的。     這個就是我們當初在做設計的時候對場地的研究,剛才我講所有的建筑都是控制在15米的高度之內,場地原有的35米高差到建設完成以后,依然保有原有場地的高差,所以對場地嚴格的尊重和保護,實際上是我們設計的基礎。     當然從建筑策略來講,我們這個項目其實也是一個集群化的設計。除了ACOM做別墅和酒店之外,北京院做會議中心,清華院做另外一棟別墅,我們這11棟別墅也是由不同的建筑師完成的,所以形成了不同人對中國建筑和中式建筑的理解。當然寄情山水是對傳統自然觀的解讀,從院落做的更多不是形象,而是核心空間。還有建造方法更多用現在的工法來表達。     這個就是最后我們建造完成的12棟不同形式的貴賓別墅和一個精英酒店,這12棟貴賓別墅其實它是每個別墅要接待一個國家的代表團,所以也是一個小型的迷你酒店的設計。     這是我摘其中幾個項目,這是最大的酒店。這是我們建造的一個細部,可以看到做的折疊化處理和一個非常簡單干凈的玻璃幕墻做一個結合,前面又做了一個非常博的反射池,讓自然建筑,傳統和現代在這個局部有一個高度的融合。     這是我們形成的內部空間,因為我們和場地結合,它是在水岸的,這是一號別墅,是在山頂的建筑,我們引用了中式卷棚屋頂,來呼應周圍的山體。這是中間形成的核心庭院,大家可以看到所有的建構方式、材料都是現代的,但是表現的是一種內向的院落空間。     從室內可以看到,我們主要的入口會形成一個非常有序的對景的院落,這個強調成竹院,這是竹院的空間。這是另外的3號別墅,也是在山地之上,有一個明顯的疊臺特征,另外對場地壓迫極少,沒有任何院落空間,所有戶外活動空間都是用這種屋頂的露臺,就變成院落空間的一部分,極大限度的保留對場地的侵占。     這是另外一個5號別墅,其實也是一個風車狀的四合院的特征,跟華黎講的超小的四合院有異曲同工的想法。這個是其中四合院四組院落其中有一個半開場的院落,整個都有雁棲湖,面湖做了一個十公分厚的反射池,讓這個池和整個湖面形成穩定的永久的連接,所以和湖面的關系就變成非常穩定的水的這種感覺。     這是另外一棟,也是在水邊的,整個建筑是在水面之上,下一層就是一個室內的泳池,室內泳池水的界面和湖面也形成視覺上的連續。這是內院空間,通過中間半弧形的空間把前后兩個院落做了一個空間上的劃分,在底下有一個視覺上的連續。     這是10號別墅,用小的聚落表達一個單棟建筑,這種相互空間的扭折是非常豐富的。這個也是我們當初和業主一個比較大的糾結,作為一個政治性接待的一個場所,做這樣變異性的空間,犄角旮旯非常多,業主也是非常開放接受了這個項目。另外細節上看,墻面并不是用灰磚砌的,因為現在這種工藝和材料都已經很難找到,所以我們用的是花崗巖,把它切割成青磚的尺度,鋼掛的方式掛到墻面上,選了有色差的石材。這張圖是景觀和建筑結合的關系。     第二個項目是比較小的項目,是深圳蛇口的展示中心,也是蛇口自貿區整體的展示中心,有六千平左右,是一個非常臨時性的項目,更強調時間性和地域性,希望達成山海之城的記憶與展望。這個在田海地,周圍沒有任何建筑作為參照,業主說這個項目沒有任何約束,沒有任何定位做出一個方案覺得不踏實,所以在沒有建筑的環境下,我們尋找一些定位系統,作為這個點,實際大家知道深圳的發源點是蛇口,蛇口的核心點就是我們所在蛇口島這片區,正好有三座山,還有三個港口,幫助我們把這個項目作為一個定位。它的視覺延續分別對于自然山體和人工建造,把它作為一個驗證的定位系統。     這個就是我們最后形成的三個弧形界面和三個窗口的關系,每個弧形界面大概有70米長,窗口大概是24米乘18米一個窗口,這個建筑現在蓋到那兒是一個高出地面最高大的建筑,未來就是在所有高密度的超高層建筑圍觀之下,所以考慮到第五立面也是一個視窗,所以把它的屋頂立面和側墻立面做了一個翻轉,形成連續的。     這個是整個一個建構邏輯,作為展廳來講必須有一個暗盒空間,這個環境和空間從策展公司來講分別展示現在和未來,參觀完巨大的模型之外可以通過外廊看到周圍建造的工地,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把未來、現實做一個很好的連接。     這個是做完建造之后形成的夾縫中間,在空間一邊是一個石墻,是我們的展廳空間,另外一邊是開場的景觀空間,可以眺望整個蛇口太子灣片區每一天的成長。     當然作為這個項目是一個臨時性的建筑,所以所有的材料,都是用鋼和玻璃可回收的。因為用了三維曲面,實現起來是用了二維結構拿三維曲線表達,270根,整個長度300米,更可怕的是巨型玻璃,建的非常精細化的三維模型,整個品種應該有1800種,6300件,最后我們通過每塊玻璃邊角的金屬夾子尺度調節,最后壓縮到420,才實現了這個效果。所以從建造來講,也是有非常精細化的處理。當然這個項目之所以我們能贏下來,這個項目建筑室內還有景觀都是由AECOM團隊整體打造的,這個是它的室內空間的效果,可以看到和整個建構形態還是相對吻合。水體和整個建筑,就是外部景觀的形態和整體建筑也是相對來講比較匹配的。這是最后完成的一個效果

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上午半場

    主題:2016清華設計學術周“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     地點: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     時間:2016年10月12日 上午     莊惟敏: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學者,各位建筑師朋友們,老師們,同學們大家上午好。     首先請先允許我介紹一下我們的嘉賓和主辦方,本次設計周的主辦方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建筑學院聯合主辦,也作為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建院70周年系列活動之一。     感謝各位嘉賓的蒞臨,下面隆重介紹一下我們的嘉賓。     (介紹嘉賓)     此外在這里我還要感謝合作企業,這些公司對我們這次的活動給予了大力的支持,讓我們表示衷心的感謝。因為學術周的活動非常精彩,上午有很多主旨發言,在這里簡短說一下,下面請嘉賓致辭。首先有請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陳鋒司長,有請。     陳鋒:尊敬的莊惟敏先生,各位來賓,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上午好。我個人非常高興能夠來參加這么一個學術周的開幕活動,我也代表教育部發展規劃司,代表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向這個學術周的開幕表示熱烈的祝賀,也代表這兩個單位向清華大學建筑設計院一直以來對我們工作的支持,為在學校建設這個領域,為對國家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     這個學術周的主題是非常好的主題,大家都知道我們現在國家經濟發展進入到了一個新常態的階段,新常態的階段就是說最重要的表現是整個經濟建設的速度下來了,也包括基本建設的速度下來了。在這樣一個時候,其實是需要我們更多的思考建筑設計本身很多自身它的本質性問題,就是這次會議的主題,是思考建筑的本原。     總書記在今年大會上講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建筑的初心是什么,建筑設計的初心是什么,也是需要在這樣一個歷史發展轉變的階段去思考這樣的問題,才有后面的創新,才有后面的創新發展,才有整個建設的事業,建筑的事業,建筑規劃設計的事業,更加科學健康的發展,也才能讓這個領域為國家的建設做出更大的貢獻。我是一個外行,但是我參與了很多學校的建筑工作,對這個行當來講是外行,在我理解里建筑是一個與人類同在的事業,它是關于人類存在的空間的一個理論、科學、技術、工程和藝術。所以它是跟我們人類的存在本身是同在的,是永恒的一個事業。所以這個事業需要我們用一個更長遠的眼光看待這個事業的,所以在經濟進入新常態,建設的速度慢下來,建筑這個行業,甚至不像以前那么紅火的時候,我們更多需要思考這個事業對于人類發展的意義,對于我們中華民族未來發展它應該做出什么樣的貢獻,這是我的第一個感想。     第二個感想,我們是做學校建設的,其實建筑的設計對于學校的發展,對于教育的發展,同樣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不僅是學校教育一個重要的載體,而且本身構成了教育的元素。建筑,校園環境,空間環境,是帶有育人的功能。實際上我們現在學校建設面臨兩個挑戰。     第一個挑戰,隨著中國的教育,從過去規模的發展,轉到提升質量的階段,我們就面臨一個題目,我們怎么去建設好學校。我們講從教育發展講,從有學上,到上好學的轉變,從建設角度講變成有學校到建設好學校的轉變。什么是好學校?基本的東西,第一怎么樣更加注重人文的東西,讓學校像一個學校。第二我們怎么注重學校的綠色發展。第三怎么注重學校的智慧發展,人文、綠色、智慧,是學校建設的三大主題。但其實也是整個建筑設計的三個當前非常重要的主題。但是要把三個主題真正落腳到學校的建設上,它會有一系列的理論問題、科學問題、技術問題、工程問題,對我們來講仍然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挑戰。     第二個問題,我們不僅面臨現在怎么去建設一所好學校,而且隨著科技革命、技術革命的變革,整個教育的形態和學校的形態都面臨巨大的沖擊,其實我們還面臨一個問題,未來的學校是什么樣子的,這是我們看不清楚的東西,也是整個建筑設計這個領域同志們需要從我們學校建設工作者角度來講,需要大家去參與和研究的問題。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一直在學校建設這個領域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期待清華大學建筑設計院能夠更好的發展作用。     第三個感想,清華是中國一流學府之一,在這個大學的旗幟下如何在科學研究、人才培養、建筑這個領域真正走創新驅動發展這個路子上做什么樣的貢獻和探索,十三五規劃講了非常重要的兩句話,第一句話叫科教融合,第二句話叫產教融合。其實清華建筑學院也好建筑設計院也好一直按照這個路子走過來走到今天,但是在新的發展時代背景下,我們怎么樣在中央提出來的科教融合和產教融合的道路上,我們有更多的創新,我們對于國家的建筑設計領域的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對于整個人居環境的改善,對于整個生存空間的改善,對于學校、醫院這些公共建筑的改善,做出更大的貢獻,是我們所期待的事情。希望我們能夠共同努力,一起致力于推動這個領域的創新驅動發展,為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謝謝大家。     莊惟敏:非常感謝陳鋒主任的致辭,其實他的致辭脫稿講的特別好,也點明了這次設計周的主題。接下來有請德國駐華大使文化參贊郝志強先生給我們致辭。     郝志強:尊敬的莊教授,尊敬的陳主任,女士們,先生們早上好。我非常高興今天的主題研討會受到那么多歡迎,也感謝主辦方的邀請在這邊發表演講。接下來幾天會非常精彩,多元化,我也非常高興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跟德國建筑交流聯合會能夠共同合作,而且在學術周的背景之下能夠舉辦針對中國大都市的創新形成與環境規劃的研討會。這次的研討會也獲得了德國環境部的支持,所以對此我也表示感謝。     非常高興也是德國德方舉辦了一個展覽會,也就是當代建筑德國制造展的展覽會。女士們,先生們,我們學術周的主題跟德國也息息相關,如果對德國稍微有一點熟悉,對德國的歷史稍微有點熟悉,知道在二戰一直到1945年,德國很多的建筑物遭到了破壞,但是很多人不太了解的是在二戰之后還有很多德國尤其是古老的建筑遭到了破壞,因為當時要建筑很多功能性的新的建筑物來支持當時德國經濟的發展。在七十年代的時候發現了破壞古老的建筑物也會失去我們一部分的身份認同。所以這樣的背景之下,當時開始對古老的建筑物進行裝修和維修,我也非常幸運的,因為我當時長大的建筑物就恰好在德國的一個中世紀老城區,這個建筑物是在1698年建設起來的,是德式建筑風格的建筑,而且在七十年代也得到了進一步的裝修,也使用了很多新的節能的改造和設備。     德國的德式半木建筑物風格是德國的一個建筑風格,可以給城市和居民帶來他們自己的身份認同感,所以很多人其實也對這樣的建筑物和城市做出自己的貢獻,希望城市和建筑物能夠變得更加綠色,更加清潔,更加環保,這個肯定跟德國不斷繁榮增長有一定的關系。我們這樣的方式是否能夠照搬到中國,我不太清楚,我認為中國和德國的歷史也有很多共通點。所以我覺得德國的專家和中國的專家在這邊進行良好的對話,討論建筑的任務和討論如何能夠促進創新城市和環境的發展,尤其是在中國的大都市我想我們在這樣一個主題之下,在這邊聚在一起,并不是一個巧合,我祝今天的研討會和學術周圓滿成功,希望大家得到新的啟發。感謝。     莊惟敏:謝謝郝志強先生,我們都很了解德國建筑師包括德國的政府,在開拓中國和德國之間的文化交流以及建筑交流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用清華建筑學院和設計院來講,我們長期以來一直和德國的建筑院校有緊密的合作關系,像慕尼黑工大等等著名的建筑院校,有師生之間的交流,我們有聘請德國的教授,作為我們的客座教授,一起推動專業教育的發展。在建筑設計層面,我們也和很多德國建筑師事務所有過合作和交流,大概也就在上個月,德國的事務所GMP剛剛在我們這里辦過一個小型的展覽和一個論壇。我們相信今天也是一個契機,就像參贊先生講的那樣,我們會進一步推進我們和德國方面的交流,并以此作為一個經驗,我們更多加強和世界各國的建筑學的交流,不僅在建筑教育上,在建筑實踐上,來進行推進。     接下來有請德國聯邦建筑師學會BAK副會長來給我們致辭。     BAK:女士們,先生們,我和25位建筑師共同在一個非常具有創新性的建筑師事務所工作,我們非常榮幸參加你們的建筑學術周,來到最名知名的清華大學,中國對我們來說具有特別的吸引力,它的文化歷史技術,在全世界受到我們的廣泛尊重,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在建筑方面發展非常快,城市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建筑發生巨大的變化。     尤其是08年奧運會以及上海2010年世博會給中國的建筑帶來了極大的推動。基礎設施方面有巨大的投資,建立了場館、博物館、大學、新校園,這是在歐洲不存在的。整個城市拔地而起,重新設計。我們發現這些大規模的項目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對我來說這是不僅大的項目,而且小的項目,包括恢復中國古代建筑風貌的項目都非常具有吸引力。     比如所謂的茶胡同建筑,這樣一個建筑風格在威尼斯展覽當中已經有所體驗。同時我們也看到有一些非常具有浪漫氣質的建筑,在這個美麗的國家有這么多的漂亮的建筑,對于德國建筑師而言,中國是一個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地方,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地方,作為規劃者我們和他們可以進行很好的合作。德國建筑師聯邦商會建立了一個建筑學方面的交流網絡,這是在15年以前,它的目標是支持建筑師到國外去發展,到國外與同行進行合作,支持國外同行的活動。     這個網絡促進與國外建筑師的合作與交流,因此我非常榮幸,我們現在能夠在中國第二次開展網絡活動,2010年我們就在中國開展了一次活動,作為上海世博會的一部分。現在這個網絡再次來到北京,參加清華大學的建筑學術周活動。我們有新的項目和新的設計,作為一個大學的教授,我們在文化交流方面非常積極,我們的學生來自于世界各地,通常班上會有二三十個學生來自于中國,作為一個大學教授我知道有時候比較難于理解不同文化,不同的做法,因為兩國的建筑傳統、文化有很大不同,但是我想如果我們經常開展這樣的活動,如果我們能夠恪守我們的主旨,就是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我們有這樣的精神來改善我們各個國家的生存狀況。如果我們能夠以這種精神為人類服務,正如剛才的領導所說的那樣,我們就找到了共同點。我們作為職業者的交流,將會非常具有成效。     我想最重要的并不是技術,從技術方面講當然是重要的,最重要的問題是人們如何在城市里邊和平相處,居住在城市,我想在這個方面可以進行很多的交流與合作。我作為德國建筑師學會負責國際事物的副會長,我知道這種聯合的活動,國際交流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相互包容,相互接受,因此我將會非常積極致力于德中兩國之間的建筑交流。我和我25位同事將非常期待未來幾天的對話和交流,當然我也希望我們的展覽能夠成功,非常感謝你們。建筑給全世界帶來房屋,這是我們需要共同做的事情。謝謝。     莊惟敏:謝謝,同時我們也知道在21世紀之后,我們更多的城市建設和建筑設計方面都體現著德國制造的精神,所以我們并行開始的一個德國制造的展覽,大家可以在里邊領略到更多的這方面的成果。我很高興今天在座德國方面的嘉賓里邊有我在UA的老朋友,BAK致力于推進全球的建筑師的職業交流,這個先生在UA下面幫助我們推進職業推薦導則資深的專家,很高興他今天能夠到場,在這個層面也更加證明了在德國方面是一個全方位的關注城市,關注建成環境,關注建筑和我們居住品質這樣一種思想。接下來有請中國建筑學會原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周暢先生給我們致辭,大家歡迎。     周暢:各位尊敬的來賓,各位同行大家上午好。很高興參加清華設計學術周,我首先代表中國建筑學會對今年的清華設計學術周的開幕表示熱烈的祝賀。     一年一度的清華設計學術周已經成為設計學術界與產業界的盛會,大家在這里總結經驗,分享知識,共商發展。我個人已經參加了幾次清華設計學術周的活動,感到一次比一次好,一次比一次成效顯著。相信今年的清華設計學術周同樣會取得更好的成果。     如同大會的名稱,這是一場關于設計和學術的盛會,實踐與學術是建筑學不可分割的結合體,它是一支脫胎于大學高等院校的團隊,植根于學術研究與學術實踐的緊密配合,對于產學研的結合有著天然的優勢。在這里我們可以將實踐界的最新經驗與學術界最前沿的成果結合起來,相互驗證與比較,從而推動整個建筑設計行業的發展。     另外今年清華設計學術周的主題是建筑之本原、哲匠之精神,參加過去年的朋友們應該還記得,2015年的主題是新常態、新設計,眾所周知新常態是習近平總書記對于我國現階段經濟發展特征的提煉總結,是對改革開放以來經濟與社會高速發展的再認識。在一定的物質發展積累基礎之上,在內涵與質量上,尋求對于國家認同與人民生活的提升。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個人認為今年清華學術周的主題是在去年主題基礎上的延續與發展,在新常態下,我們建筑行業應該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重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內觀態度,思考有中國特色的當代建筑的形式邏輯與精神內核。     我的另一個感想,哲匠這個詞代表兩個方面,即思考與行動,設計工作它的一個重要的特點就是在行動中總結,在行動中思考,并以更為理性的態度積極行動。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建筑業在幾十年的高速發展和建設中取得了相當多的成就。但是前幾十年的高速發展中也缺少一個認真的總結和反思,而今天的新常態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新的機會。因此我們有必要重新考慮建筑的本原問題,探討基本原則,還有行動加思考的哲匠精神,還有完整體系和價值觀。因此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是新常態思維的繼續,也是時代賦于建筑設計行業的機遇和挑戰。而清華設計學術周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恰當的平臺,來分享與交流。我相信各位建筑師的相互交流與碰撞,會進一步提升關于建筑設計路徑的思考,希望通過這樣的學術交流,能夠讓大家的設計之路走的更好,使整個建筑設計行業的發展步子邁的更堅實。在此我祝2016年清華設計學術周圓滿成功,謝謝大家。     莊惟敏:下面有請北京市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執行總建筑師邵韋平先生致詞。     邵韋平:尊敬的莊院長,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上午好。很榮幸作為一名普通的職業建筑師受邀請參加2016年清華設計學術周的開幕儀式,以及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的學術活動,在此我謹代表建筑師分會對本次論壇的順利召開表示祝賀。     清華大學設計院依托清華大學百年學府具有深厚廣播的學術科研和教學資源,他們秉承精心設計,創作精品,超越自我,創建一流的奮斗目標,成就了一批杰出的行業領軍人物和設計大師。完成了許多工程,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建筑經典作品。     同時清華設計院基于職業使命和專業鈴響始終秉承學術為先導的思想,持續搭建像今天這樣的學術平臺,為國內外同行朋友開展廣泛誠摯的交流合作,為行業共同進步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短短的數十年中國的城市建設,伴隨經濟起飛,也在飛速發展,生活節奏不斷發展,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我們的生活思考方式,表達工具,也應接不暇的變化著。在這樣快速的時代背景下,清華設計學院學術周以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為主題,讓建筑師能夠回到建筑的本真一面,拋棄形式、符號、象征,追求建筑的永恒之道。讓本土建筑界的經驗得以反思,思想得以啟迪,學術得以進步。現代技術籠罩了生活的世界,但是我們對它潛在的起源,發展過程中以及文化影響下的方法仍然認識不清,經常被假設所迷惑。     我曾經看過清華校友李世橋的書中曾經談到,如果建筑師還有任何值得珍惜的本行技巧,那應該是建構表達能力。這個能力能夠把建筑師帶到現代文化生活中,從而創造出更多元和健康的建筑作品。好的建筑不可能沒有細部,這些細部通過思考,新技術和新材料的建造方式得來的。     每個人都可以用聲音制造聲音,貝多芬對于詞語和聲音的建構,創造出經典的音樂。今天的中國建筑渴望創新和成就,但真正的創新來源于符合中國實際的現代學術框架,這是一個新的反思。是對我們曾經的設計理論和實踐分離的反思,是建立在高質量、建造技藝上的自豪和榮耀的推崇,如果沒有這些,我們今天中國建筑建造的繁榮,對建筑師而言不會出現與這個時代相稱的真正的復興。     我相信借助學術周今天這樣一個平臺,在清華建筑學院和建筑設計院的支持下,通過我們廣大專業人士的交流、總結設計經驗,啟迪設計思想,提升我們的學術水平,從而真正推動我們建筑行業的不斷發展,最后希望這場學術的盛宴為我們這個行業帶來新的聲音,預祝本次學術論壇圓滿成功。謝謝各位。     莊惟敏:謝謝,下面有請清控人居鞏固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吳晞先生致辭。     吳晞: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各位建筑師朋友,媒體朋友大家上午好。歡迎各位出席由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主辦的2016年清華設計學術周主旨論壇。     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建筑場所是人類行為的容器,作為人類主動營造的對象,它又是精神的載體和文化的象征,并有其內在的構建邏輯。現代主義之后,技術的進步賦予了建筑更大的可能性。人們開始擔心文化意味的消失,在馬爾格里夫給作弗蘭普頓序寫到當建筑師所面臨的挑戰是在關注建筑藝術構建的同時不削弱價值和能力。如何能夠在探究建筑本體呈現的同時,不忘表達建筑形式的意義。     中國在短短的幾十年中,迅速的從計劃經濟轉向消費社會,隨著生活方式的多樣化,營造物質類型的手段日益豐富。建筑的象征意義被擴大了,模仿取代了設計,建筑本體被弱化了,內在的構建邏輯被表面的形式所替代。顯然馬爾格里夫所提出的問題在當代具有現實的意義。     今天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為主題的2016年清華設計周正式開幕了,各界精英齊聚一堂,共同探究建筑之本原,重提哲匠之精神,再次審視當代建筑師的角色和任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2013年清華大學組建了清控人居集團,把從事環境保護、城市規劃、建筑設計、室內設計和文化創意方面的企業組成一個集團。目的探討和解決新型城鎮化建設的各種問題,以清華大學科研、實踐為平臺做美好人居的締造者。     我們期待各位嘉賓的發言,能從不同的角度來探討和闡述對設計出現的各種問題,讓思想的火花和智慧的結晶不斷升華。在建筑形式游戲日益泛濫的今天,重新把建筑作為具有本質意義的載體去思考,通過我們的共同努力,推動并促進建筑設計學科的進步和發展。在此請允許我代表清華控股集團和清控人居集團對本屆活動的圓滿成功表示祝賀。謝謝各位。     莊惟敏:謝謝吳晞先生,諸位一定也了解了,今天前面的幾位發言雖然是代表我們各個主管部門,包括我們行業,包括教育部,事實上他們都站在一個很高的高度看待今天的建筑,看待今天的設計,以及看待今天所面對的挑戰。在這里我也花一點時間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次設計周的背景。     建筑,就像前面幾位嘉賓所講,它是承載著人類的行為,但同時也承載著人類的精神。因此建筑形式中既包含文化的象征性,又有其自身的建構邏輯。工業革命以來,在工業與技術賦予建筑形式無限可能性的同時,其文化的意味卻漸漸的消失了,這種消失引發了人們的擔憂。而在今天的中國,近三十多年的快速發展,隨著生活方式的多樣化和營造手段的日益豐富,建筑的象征意義不斷擴大了。這種夸大給我們今天的城市帶來了千奇百怪的印象,在這個過程中,模仿取代了精神再現,建筑的本原逐漸被消解,內在的邏輯被表面形式所淹沒,這的確提醒了我們在建筑形式可能性的同時,我們絕不能忽視建筑的建構性。在嘗試建筑各種象征意義的同時,還需要不斷探究建筑的本體呈現。     在這個背景下,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舉辦的2016年清華設計學術周以建筑之本原 哲匠之精神為主題,邀請業界精英共同發揚思辨,與技術結合的哲匠精神,探尋建筑的本原,審視當代建筑師的角色和建筑學的基本任務。希望通過我們持續不斷的努力,在中國建筑界得以反思,思想得以萌發,學術得以進步。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1958年成立以來,依托清華大學規劃設計水平名列前茅,設計人才眾多,在改革開放的幾十年以來,也像建國初一樣,也獲得了國家級、省部級優秀設計作品。     我們這一次的學術周具有三大亮點。第一匯集城市規劃、城市設計、建筑、景觀、結構、給排水、暖通、電氣等各學科的精英才俊,全方位思考工匠精神。力邀老中青三代建筑師為代表,以自身的設計實踐展示傳統工匠精神的繼承以及發揚,詮釋當代建筑師應有的角色和擔當。同時邀請德國的建筑師一起分享他們的創作經驗和思考。     第二,分享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其國家大型設計院權威學術以及應用案例。展示國際事物所亞泰發展策略及案例,更有知名的地產商分析當前市場,對建筑產業鏈進行全立體、全方位的剖析。     第三,德國聯邦環境自然保護建筑,德國聯邦建筑師協會,德國建筑學會交流聯合會以及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研究中心,中國城市規劃學會,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北京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北京冬奧會組委會,清華大學、北京大學、東南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上海建筑設計研究院AECOM中國等學界、業界、政府眾多的優質資源,奉上一場思想交鋒、經驗交流的學術盛宴,再次代表主辦方歡迎各位的蒞臨。     接下來有一個小小的環節,有請前面幾位致辭的嘉賓上臺我們一起開啟一下我們這一次學術周的一個模型。     (播放視頻)     莊惟敏:接下來第一位帶給我們演講的是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顧問總建筑師胡紹學先生。     胡紹學:談不上主題學術講演,主要根據這次學術周的主題,根據我的理解,我的領悟,來詮釋一下。一共五張PPT,就是一個提綱,這個不用講了,一看就明白,我的意思是我們這個哲匠,這個名字起的很有意思,英文翻譯不怎么樣,因為字典查不到,一個是有本事手藝人的意思,不能說明這個全文,但是英文字典查不到。     我想說這個名詞很好,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系館,進門門廳往右邊上的門廳墻上有一塊牌子,上頭寫著哲匠之門。哲匠之門意思是說它的由來是什么,應該就是拙匠,這個是梁思成先生提出來的。提出這個的由來也是因為那篇文章,大概五十多年來,1963年建的學報,梁先生有一篇文章叫拙匠隨筆,非常有名,從此就叫開了,梁先生自稱為拙匠。     現在五十周年,我們院慶的時候,新樓系館落成的時候由清華大學建筑系最早的第一屆畢業生,像張德佩、朱之宣教授,還有鐘涵,后來變成油畫家了等等,他們送了一塊匾,寫了哲匠之門,意思就是說出來的都是能夠成為哲匠。這個哲匠的由來是梁先生的拙匠。     這個拙匠,為什么講這個,因為作為主題學術演講談不上,我想穿插一下我的解釋,有點小故事,給大家助助興。拙匠這里邊關鍵詞就是兩個詞,一個是拙,一個是匠。我先講匠,過去有雙重的含義,在我們五十多年前,在我們當學生那個時代,它不是一個褒義詞,實際上是一個貶義詞。那個時候當學生,因為我們清華建筑系它的教育體系是根據莫斯科建筑學院來的,莊先生也講了,形式主義的,唯美主義的。     我們當學生的時候,我們自己畫的建筑圖或者畫的畫,水彩、素描,最怕人家說匠氣,這是一個貶義詞。意思就是說沒有藝術的內容,藝術的表達。我說個笑話,有一次汪坍教授講,汪先生到美國一個事務所工作了,他們有些個唯美主義。學生在那兒畫畫的手,老師一看拿鉛筆就打手指頭,什么意思呢?就是你這個手指要細長,才能當建筑師,就像彈鋼琴的,肖邦的手指一樣。我們聽了這個東西,我覺得挺窩囊,我的手指又粗又大,我覺得很羞愧,不是那個風格,做不了建筑師。所以我們當時對這個建筑師的一種理解,純藝術的,匠并不是好詞。     但是1963年梁先生,他寫了這篇文章,我覺得他是中國第一次提出來拙匠,從此對這個匠有點不同的看法,覺得梁先生都自己稱為匠。所以匠的另外一個好的一面就是我們說的能工巧匠,都還是贊美的詞,說到這個匠,梁先生這篇文章拙匠隨筆,怎么來的,就是那次講課,1963年,他給全系的研究生和年輕教師講一堂課,這堂課內容非常豐富。當時我跟教研組讓我跟魏大中先生,他跟我是好友,讓我倆到梁先生家去取一些教具,包括斗拱的模型,還有一些圖表,還有書。     梁先生對我說,你這個東西也拿上,他指著書架上的一個小物件,這是一只豬,我看了也就這么大,黑乎乎的,胖乎乎的,我要取梁先生說小心點,不能碰壞,這是我的寶貝,摔壞賠不了,我說我們不騎車,放在書包背著走,我就問梁先生,這就是那只有名的豬吧。過去清華建筑系流傳,梁先生說過誰能看懂這只豬,建筑系就畢業了。說妙在什么地方,魏大中說是個工藝品,是不是仿造品,是不是漢墓出土的陶豬,過去陪葬的一個豬圈還有幾個豬陪葬品,有錢人死了以后還能有牲口,就跟現在的燒房子燒電視機一樣,以前有陪葬品。     魏大中先生說是不是出土的文物,我說挺好玩的,梁先生沒有看出它的奧妙,妙就在一個字,拙,笨拙的意思,后來他說我講課的時候給你們講。內容很多,其中講了人的尺度,講了音樂和建筑的關系,把屋檐、屋頂引出來,最后把之間的間隔就跟我們說這是1/4音符,這是1/2,這是全音符,他說你們聽這是一首多么美妙的音樂。     這堂課時間非常長,講的內容很多了,后來陶豬一直沒講,又帶回來了。最后寫了一篇文章,在建筑學報發表,就是拙匠隨筆。這里頭我剛才講了這個匠和拙是這么來的,兩個關健詞,先說匠,我剛才說了好多小故事,實際匠當然嘉賓也講了,中央領導提出來,包括李克強總理前些日子到澳門講發揚工匠精神。中央電視臺系列片叫大國工匠,就是贊許各行各業的能工巧匠,包括設計師。     匠的意思是認真、細致、精益求精,對自己的這份工作非常細致。我又想起一個故事,70年代,當時有一本雜志,《知識就是力量》,可能年輕人不知道,其中講了一個故事。當時三十年代的蘇聯發展工業,要做一些精密測量的器械,大家知道精密測量的東西,比如測一個直徑可以是一個卡尺,或者是規,有一種測縫,兩個東西之間縫的厚度,有一種東西叫做塊規,一片一片的,有點像蚊香片那樣的東西,當然有厚有薄。塞一片進去,再塞一片,再塞一片,最后測量縫的,這是很精密的,尤其在航空上,在精密儀器里頭,這個縫的尺寸量的非常精確。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這個歸非常薄,非常光潔,那個時候沒有計算機,都是手工磨。     結果蘇聯的年輕人到德國去學習、進修,他到德國的德雷斯敦,德國的技師拿了這個塊規出來以后,手摁上以后就這么一下,就這個動作,所有的人都服了,這就是幾十年的功夫。他是技師,就是工匠,哪一個動作就可以知道它的精度,它的光滑程度。當時我們印象很深,我講的意思就是工匠精神要發揮到極致,就是這種細致。     再說到這個拙,后來我們跟魏大中一直意味著拙的意思,其實是藝術的境界。比如說兒童畫,畫的技巧也差,形也不準,但是往往抓住事物最真實的特征,它的本質,這就是比較拙。所謂的返璞歸真,這個真就是藝術的最高境界或者說是一種核心。美學里頭有很多,比如黑格爾講的是絕對的真理,絕對的精神,就是美,但是他這個真是虛無縹渺的,不是真實的。     雕刻家羅丹,他的理論真實就是美,真實的東西就是美的。還有生活即美,反映現實生活的東西,真實的就是美的。我們很多美學家,包括蔡儀講的是典型即美,總而言之講的意思就是反映真實。我后來想,這個拙和匠,對我們建筑師很合適,我們建筑師來講,我的想法改變這樣。我老了以后體會,年輕時候不懂事,現在懂了,作為建筑師來講,我們的終極追求就是這三條。     第一就是有藝術追求的,能探索,能創新的。第二個就是技術嫻熟的,特別工匠的精神,對材料,對力學,對各種結構,對規劃,特別現在強制化規劃,消防、節能全都應該懂,第三條就是與時俱進的,不能停留,有這三個方面那就是一個哲匠。     今天沒有主題演講,就講講我對哲匠的理解。     主持人:感謝胡紹學大師的精彩演講,他通過幾個小故事和自己的感悟來談了他的創作,胡先生在清華大學建筑學院任教,也擔任過建筑學院的院長,后來又長時間在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擔任總建筑師,他的創作作品特別多,而且也獲了很多獎,剛才的演講也是有感而發。     接下來有請中國工程院院士孟建民大師給我們進行主旨發言,題目是建筑師的轉型。     孟建民:感謝胡大師讓我們重溫了梁思成先生的拙匠和工匠精神,感謝莊院長盛情邀請,讓我有機會借這次清華大學設計學術周的機會和大家作交流。     交流的題目是,建筑師的轉型。就在今年上半年,建筑界發生了一件令人關注的事情,那就是英國建筑師扎哈忽然去世,為什么會引起建筑界這么大的反應,實際有很多原因,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扎哈所具有特殊的建筑思想和她的創作風格。她及她的作品一直是建筑界熱門討論的一個話題。     扎哈的作品,最具有典型的特征是圓潤而流暢的曲線,這幾幅作品是她鮮明的代表作。但是其早期的作品與我們今天所熟知的扎哈還是有非常大的不同。     每位杰出的建筑師都經歷過自身建筑語言的轉型問題,這也就是我今天想和大家探討的主要內容。我這邊列了五位大師的案例,他們轉型的案例,因為時間關系,我就把阿瓦爾托省略掉了。     先談談多變的柯布,一生創作中經歷了多次轉型,至今還深刻影響著我們這代建筑師。但是我們很難想象他早年做過的這些設計,比如第一個作品法萊別墅,我們看到早期作品帶有鮮明的鄉土和新藝術風格,他正在雕刻墻上的裝飾。     1907年用他在法萊別墅賺來的錢前往意大利游學,建設了很多古典建筑,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愛馬制造院,這個建筑影響了他后來一生的建筑創作。這是他給父母設計的房子,使用了他在意大利游學當中見識過的大量古典符號。這個時期的創作語言仍然在探索之中。他在此后的十年當中設計語言從古典轉向現代,我們可以從這個時間段的幾個作品,可以看到這種演變。     1914年,法國發生地震之后,為了解決快速建造的問題,他設計了一種輕型的框架結構,這種結構被命名為多米諾體系,是他擺脫古典裝飾,對建筑的束縛,將建筑的表皮與結構徹底的分離開來。     在多米諾體系的基礎上,又設計了幾座別墅,特點表現為混凝土的柱子上支撐著白色的盒子。這種白色盒子的實驗又經歷了十多年的發展過程,逐漸找到了自己建筑語言的發展脈絡。     1931年薩伏尹別墅是里程碑,經歷了24年的艱苦摸索和蛻變,找到了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造型風格。在白色盒子的形式語言達到完美之前,他就已經在嘗試新的突破。比如1920年設計的盧舍爾住宅,這一時期對毛實墻的偏愛運用在了自己的住宅當中,努力掙脫自己創造的白色盒子的建筑語言,開始大膽嘗試質樸的厚重的材料運用,在1948年設計的永久之城方案當中使用了夯土與拱頂這樣的建筑語言,在這個方案當中,從泥土當中挖出的洞穴粗糙而神秘,充滿力量感。     他對具有原始生命力的粗野形式包含著本能的偏愛,馬賽公寓是一部分,他也探索和嘗試那個時代理想的居住模式。因此馬賽公寓視為現代主義再現。他充分利用了混凝土的塑性創造出粗糙而精美的造型,他用巨大的牛腿柱帶有遠古的特征。還有郎香教堂,否定以前純凈理性的建筑風格,再次讓世人刮目。其室內的粗糙而厚重的墻體,以及特別處理的光線,營造出教堂神秘的場所氛圍,早期強調技術感的形式語言完全不同,他希望建筑在情感與精神上給人創造強烈的沖擊。     拉圖雷特修道院,這個建筑當中不僅整合了早期機器住宅涉及的主題,同時把意大利之旅感受到的愛馬修道院的模式融入其中,最終把早年的圓形和往年的生命歷史在這個作品當中糅合到了一起,使之成為建筑學者不斷解讀的對象。他的建筑風格一共發生過兩次轉型,第一次是從學習模仿當時的建筑風格到逐步形成自己的白色盒子的風格。第二次從輕盈抽象轉向質樸厚重,這兩次轉變既一脈相承,又有著嚴格的區別。體現了一位建筑師不懈的個人探求和精神追求。     第二位我講的是密斯,給我們最突出的印象是對極簡主義和崇尚對細節的追求這樣一個深刻的印象。但是他早年設計的也和柯布一樣受到形式主義的影響。19實際德國著名建筑師辛克爾對密斯很有影響,那是一種簡化抽象的古典主義作品。     密斯的建筑語言,第一次轉型出現在1921年,在工業發展日趨成熟的大背景下,他設計了玻璃摩天大樓的概念方案。雖然這種方案沒有最終實施,但他的建筑形式已經完全擺脫了古典主義的束縛,開始探求全新的晶瑩剔透的,邊界硬朗的現代主義風格。     1924年,他所做的鄉村磚住宅這樣一個概念方案,受到了風格派的影響,表現以獨立片墻為基礎構成的這種空間模式。他的風格嘗試在巴塞羅那德國館得到實現,所表現的流動空間,精準構造都成為我們后人學習的經典范例。     密斯的設計風格第二次重大轉型,出現在他到美國時期。1951年,他完成了范斯沃斯住宅放棄前期的模式,尋找封閉的幾何式的空間延展,將造成語言壓縮到極少。     在湖濱公寓和西格拉姆大廈當中,成為了摩天大樓的標準范式,直到現在還影響著我們。1956年,他完成了理工大學的克郎樓,在這個作品當中,他更加強化勻質空間的設計理念,建筑的外形重新回到了辛克爾的莊重和中軸對稱,材料換成了現代的建筑鋼和玻璃。     密斯對勻質空間的利用,在柏林國家美術館新館當中達到頂峰,在這里粗圓深遠的屋頂和極少的支柱結構讓早年密斯對至上主義的著迷變成明確的空間形式,這種極少主義的美學形式對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綜上所述,與柯布類似的是密斯也發生兩次建筑轉型,第一次從新藝術風格的模仿轉向對風格派的探索。第二在巴塞羅那德國館得到業界公認以后并沒有延續這種風格,而是探索對紀念形式和勻質空間的這種美學追求,從而找到更具有永恒意義的極簡主義設計風格。     賴特是建筑史上最偉大的建筑師,因為活的比較長,所以轉型變化也特別豐富。賴特自宅是時間最早的一棟,我們可以看到賴特早期也深受新藝術風格的巨大影響。提到賴特,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草原別墅,溫斯樂住宅是真正意義的第一個作品。這個住宅被視為草原別墅風格最早的雛形。     1901年的賴特設計的威利茨住宅,木框架加泥灰墻的住宅基本定型,內部空間以煙囪為中心向四周展開,成為草原別墅特有的空間特質。     1910年的羅比住宅是他的巔峰之作,舒展的屋檐,流動的空間,都將草原別墅的特點表現的淋漓盡致。     草原別墅受到東方文化的啟發和影響,在1910年后的20年間,賴特對外部文化的吸收和運用更加純熟和自如。     1929年,因為美國的經濟進入大蕭條時期,提出美國風的風格。在賴特職業生涯最后15年當中,他如日中天的聲望給他帶來更多創作機會,再次拋棄以往嘗試過的建筑語言,開始天馬行空,不斷探索和挑戰自我。     賴特是一個不斷吸收外來文化,多變的建筑師。他的一生當中一直探索新的建筑風格和建筑語言。他的這種自我反思和自我突破的精神成為我們后人成長的重要啟示和激勵。     最后回到報告的開始看看扎哈是如何轉型的,她小的時候出生在一個富足、開放的家庭當中,這種特殊的家庭環境培養了她自由、自信和自我的性格。     她在大學主修數學,這為她今后打好了非常良好的技術基礎。她青年時期恰逢西方的性解放這種思潮,這給她的觀念當中埋下了反對固有傳統的基因。     她在三年級之前一直表現平平,后來畢業設計選題是馬列維奇的構造,進行一種泰晤士和尚酒店設計。這也掀開了扎哈與前蘇聯藝術家馬列維奇至上主義的開始,影響了扎哈近三十年的創作實踐。至上主義強調的是與視知覺相關聯的感知邏輯,在形式上表現為不同色彩的點、線、面、體相互拼合,通過形式和色的幾何探索,創造新的形式語言,進而形成藝術風格。     扎哈的設計靈感,很多來自于至上主義的繪畫作品。這是扎哈早期參加的香港的頂風俱樂部的競賽。對于香港城市的描繪,可以看出,這種表達與至上主義的立體繪畫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扎哈其后的作品當中都是這種形式。     香港頂峰俱樂部方案追求反重力、飄浮、自由思想的表達,獲得國際競賽的一等獎,也是成名之作。由于當時出現經濟危機這個項目沒有建成,但是用第一筆獎金在倫敦開設了自己的事務所。     第一個建成的作品是維特拉消防站,距離頂風俱樂部過去整整十年,摘掉了至上建筑師的帽子。卡迪夫歌劇院獲得第一名,項目推進過程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面臨的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對其作品的誤讀,她的堅持終于使她走向了事業的頂峰。     辛辛那提是少有的高層建筑,這個項目當中運用了至上手法,表達了飄浮、反重力的形式風格。1981年首次來到中國,此時正是她職業生涯的萌發期,與AA同事在中國之旅當中去了香港、上海、蘇州、杭州等九座城市,這次不僅影響其后創作,同時促使從幾何形態向自然形態開始過渡和轉變。     自然形態時期,她的建筑作品其靈感多來自于海洋、冰川、沙漠、臺地、森林等大自然的啟示。這個威爾瑞安展廳是至上主義幾何形態向自然形態風格轉型的過渡作品。     羅馬當代藝術中心這個項目,也是這樣一個過渡作品。在這個作品當中可以看到扎哈的創作風格,開始從過去的幾何形態向自然形態的一種轉變。     她在奧地利滑雪臺的建筑中流動的建筑形式和功能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意大利的碼頭項目中,實現了內部空間與外部空間連續流動,出現了非幾何化的處理,成為她建筑語言轉變過程當中的一種破繭成蝶過渡期的一個作品。     200年扎哈獲得普林茨克獎,她建成的只有五座,但是加速建筑風格轉型的節奏,開始大量嘗試各種自然形態與建筑形態的關聯性創作。下面可以看一看她的關聯性的案例。比如蘑菇森林的建筑式的轉化,再比如峽谷的建筑化的表達,還有自然冰川對其作品的啟發。廣州歌劇院是扎哈在中國第一個建成的代表作,道法自然的建筑思想在這個項目當中得到完整體現,建筑靈感來自于大海邊圓潤的礫石,以上這些案例可以看到大自然元素對其建筑創作的直接影響。     近些年來的設計可以讓建筑師數學方式創造出更豐富、更復雜的建筑形態。而扎哈的數學與藝術天賦讓她的建筑創作如虎添翼,變得更加自由奔放。從下面的案例當中可以看到扎哈利用參數化設計創造更具有復雜性的創作作品。     這是建筑形式與表皮的復雜性的表達,這是臺地景觀在建筑語言的轉化。這是植物機理對建筑形態與空間一體化的啟示,這是沙漠形態的一種建筑演繹。以上這些都是對扎哈建筑語言轉化的梳理,其實她的創作空間是及其廣闊的。     除了建筑設計之外,還做了一些所謂的跨界設計,其中包括產品設計、裝置設計、室內設計、城市設計等等這些領域。這些所謂的跨界實踐,與建筑設計其實是一脈相承的。從設計學的角度講,他們之間并沒有本質的區別。     最后再讓我們看看扎哈幾個時期的轉型,這個圖可以看出表皮呈現截然不同的表達,但是基于至上主義的手法,始終隱含在設計當中。這張圖表現了她在各個時期習慣使用的一種遞進與線性空間的結合,這種創作手法也是她對至上主義點線面構圖的堅守。     對于同一種功能的建筑語言,在不同時期,也運用不同的建筑形式來表達。在這張圖上可以看到扎哈的建筑創作,從幾何到自然,從簡單到復雜的一種趨勢。     概括起來,扎哈的創作,一生如同一根根深葉茂的大樹,建筑語言不同轉化,更有其堅持不變的本原思想,她的家庭環境,時代背景,基礎教育,建筑教育和她個性當中的自由、自我、自信,反傳統的觀念,藝術和數學的天賦等等,這些都成為支撐至上主義與道法思想的肥沃土壤。     以上對四位大師的創作轉型分別做了回顧和梳理,我本人得到一些思考和啟示。     我們可以從前面的介紹當中看到,每位建筑大師經歷過建筑語言的幾個時期,在探索期都是仿學當時流行的建筑語言,試圖突破和尋找自我,經歷過專業歷練和磨難時他們還能夠進行自我批判,敢于自我顛覆,重新建構起更有影響力的語言體系,這正是他們共同具有的一種特質。     他們建構創作轉型過程當中,包含兩個方面,一個變,一個不變。變的是表象以外的形式,是建筑語言的不斷探索,而不變的是思想的基因和內在的本原。是對建筑自身理想初衷的永恒堅守。     柯布堅守的是人居理想,生命意識。密斯是勻質空間,古典精神。賴特的本原是自由有機和流動空間,扎哈則是至上主義和道法自然。所有的建筑大師他們的建筑創作都經歷過從無形到有形,再到轉型的三個基本階段。也就是說他們都經歷過對世界外部探索,和對自我的發現與建構,最終回歸到其思想的本原。     以上就是我對建筑師轉型這個問題的學習心得,借今天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僅供參考,謝謝大家。     莊惟敏:謝謝孟院士精彩演講,他不僅是一線建筑師,也是勤于思考,善于思考的學者,他通過四位大師案例分析,闡釋了對今天主題的一種理解,大家一定會很有收獲。     接下來有請最后一位演講,她是建筑設計股份公司總裁克里斯蒂娜 尼克-微勒,題目是治愈性建筑—文化的挑戰。     克里斯蒂娜 尼克-微勒:談社會建筑面臨很大的挑戰,原來一直談的是博物館或者其他的建筑。王樹(音)得到獎的時候,當時裁判是這樣說的,他給我們開辟了新的空間,同時又反映了人們古老的記憶,他的建筑有一個獨特的能力就是讓我們回想到過去,同時也沒有直接提到歷史。     王樹的建筑是平衡的,一個是創新,一個是集成。新東西如果沒有以過去作為基礎,永遠不會是新的。今天我們會談一談建筑的歷史和文化背景,我們不是講建筑的實用性,而是它對文化的體現。     女士們,先生們,我非常高興有機會在這里做一個發言。因為我的活動以及我的規劃所,以及在學院的工作,一直把重點放在健康和建筑方面,這樣的建筑要求反應國家的建筑背景。     我簡單講一下我的活動領域是在柏林技術學院,我們進行各種研究,探討技術、文化、醫療、經濟對建筑的影響,在我科學研究之外,還進行了建筑的室內設計。我們在慕尼黑有辦事處,同時在國際上也有辦事處,在北京也開設了事務所,在柏林、瑞士,我們也馬上要開設建筑師辦公室。     我們的這個辦公室不是純粹的設計,而是一個設計實驗室。就是一種體現工匠精神在每個項目當中,我們在這里是面向未來的這種醫療建筑,同時我們也面向文化教育和城市的宏觀設計以及生存空間的設計。     我想通過今天的演講想跟大家介紹一下醫療的建筑,醫療的建筑作為文化和社會變化的縮影,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更好的推薦治愈性建筑現在和將來的條件。     醫療的建筑是我們文化和社會的一個核心的部分,作為我們社會的縮影,如何能夠照顧好病人,我們如何能夠把社會保障和醫療服務保障起來。其實醫院是我們社會的一個核心部分,我想簡單回顧一下歐洲的幾個醫療建筑設計的歷史。     我們看一下醫院歷史的話,就可以看出這些醫院和醫學的進步和社會還有政治的進步息息相關。所有這些因素,其實讓設計師一直找到能夠關懷病人最好的環境。因此他們創造了不同的理想圓形,尤其過去幾百年以來。     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在巴黎有所為的神舌院,是歐洲醫院的前身,當時這些慈善機構就要為窮人和病人提供關懷和慈善服務,當時的重點并不是放在治療上,因為當時很多人認為要把重點放在治療和治愈方面就會干預天意。大家可以看到17世紀的醫院,當時進行了很多科學的實驗,來了解更多治療的知識,醫療的哲學來自于啟蒙運動,很多人慢慢開始希望可以創造更多的治療,把焦點放在治療的建筑物上。     剛剛講到的巴黎神舌醫院,其實是理想醫院好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有一個半徑,而且在中間圓形的部分或者大廳有很多隔組式的病房,但是這個醫院一直沒有建設起來。當時隔組式醫院的目標要實現理想的通風環境和條件,來處理好疾病的問題。     Larloisiere的醫院和隔組式醫院不一樣,跟神舌醫院共通點,這樣一個設計圖提供標準化的通風條件良好的隔組式的醫院,當時有一個不同是在這邊沒有用圓形,而是用長方形。     這個醫院是第一個現代化的隔組式醫院,引用新一代的設計方式,可以容納很多病人,在全球范圍獲得很多名譽。在北京協和醫院是在1906年建設起來的,實用傳統隔組式的方式,與此同時把傳統中國的設計元素納入里邊。     在二戰結束之后,功能主義的一些想法和舒適度的一些想法,變得越來越突出,美國建筑師Goldberg考慮把病房變得更加理性,要縮短員工和護士走路的距離,他一直強調需要向病人提供最高的舒適度。而且他當時使用的設計原理在今天仍然存在。     在50年代、60年代的時候,研發出了以人為本的醫院設計理念。他當時為威尼斯設計出了一個醫院,但是這個醫院后來沒有建設起來,設計圖把老的和新的生活方式,家庭和城市的生活方式,私人空間和公共空間相結合。     技術醫學和結構的進步,尤其在20世紀的時候,通風、采光和自然的因素變得沒有那么重要。醫院已經被視為醫學的機器,當時把焦點放

往屆回顧更多>>

  • 設計院網站二維碼
  • 設計院微信二維碼
山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